新青年‖竞标(小说 潮涌)

中标了!可是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的脑袋一直嗡嗡地响,出二楼招标会议室、右转、下楼梯、出大楼门,再右转上人行道,我缓慢地向停在马路边的车走去。

我的身体和脸上一阵阵燥热,我的内心就像天空中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天刚下过雨,冰冷的风刺在脸上,让我不仅打了一个寒颤。

我仿佛看到两个竞标对手脸上蔑视的表情,她们似乎在议论我:“看这个中标的男人多虚伪!刚才还在跟我们说:‘我们咨询行业竞争惨烈,内卷严重,竞相无底线地压价,并且得不到客户的尊重,现在可好!他自己却以异常低的报价中标,好虚伪啊!好无耻呀!!…….”

十月九日,过完十一的第一天上班时间,上午约十一点,手机响了,一看是大学同学媳妇的电话,她是注册会计师,在行业里小有名气,她们公司主要做审计和欲上市公司前期辅导等业务,她知道我一直做投资咨询业务。

她在电话里说:“我这认识一个人,她在另一家公司做财务审计工作,她手头有个项目需要编制可研报告,到时候让她打电话联系你?”

今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我公司这边的业务零零星星的,很不好,听到有项目做,我心里顿时很是激动,我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随即寒暄了几句就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静静等待她说的那个介绍人打电话过来。

不一会介绍人打来电话,她说:“一所大学的分校对面建了一个教职员工住宅小区,小区里建有商业配套设施,该大学想让其旗下的一家企业收购该商业配套设施,该企业是一家贸易企业,想对该项目做一个可研报告,我给该公司做财务顾问,于是她们问我有没有认识编制可研报告的公司?……”

我说:“没问题!我们公司从事本行业已经近十年了,……,事情成了,我们一定会以佣金的形式表示感谢。”在项目越来越少的当下,这是必须的。

她又进一步问我:“你们是如何取费的?你们的成本价是多少?超出成本价的部分是否上所得税?若上所得税,所得税是多少?”

听到这,我就知道这个介绍人不简单,她的胃口不小,她想要的不仅仅是百分之多少的佣金,她还想获取我的低价以上的所有差价部分。

想到:“挣比不挣好,只要能挣回人员工资也行。”无奈,我给她说了我们是如何取费的?这个项目的大概低价是多少?

最后,她说:“我相信你!有钱我们大家一起挣!我们共赢吗!”

随后我们加为微信好友,她通过微信把招标单位财务负责人的姓名和电话发给了我。

挂了电话,我立即给招标单位的财务负责人打电话,她说:“你现在是否可以过来面谈?我们公司在…….”

我说 “可以!”

她说:“你大约几点钟可以过来?”

“大约半个小时,十二点半到。”我回答道。

财务负责人说:“我们单位是一所大学的下属国有企业,主要负责大学的采购业务。大学分校对面建了一个教职员工小区,小区建有商业配套设施,这些商业配套设施出租情况不好,于是,大学想让我们企业收购该商业配套设施,但是大学给的价格远高于市场的价格,加上当前国家加强了集中采购的规模和力度,我们企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均在快速下滑,若收购此项目我们企业不仅将面临巨大的风险,而且还回拖累企业的正常经营。但是我们也不方便或者更不敢直接拒绝此事,于是只好找资产评估公司和投资咨询公司给该项目进行资产评估和项目可行性研究,以此规避我们企业的收购风险。具体至少找三家,以最低价中标,”

我本以为这次是竞争性谈判,这样自己中标的可能性会大些,但是该财务负责人说是邀请招投标,在我们交流过程中,我也不失时机地向她介绍了我们公司的优势、多年的从业经验以及做过的类似项目,她也积极肯定了我的介绍,接近尾声时,她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进来一个女士,财务负责人给我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的财务主管,以后有什么具体的事,你们之间可以进行具体的沟通。”

出了财务负责人办公室,我与财务主管互加微信好友,她说:“什么时候招投标?具体需要你们提供什么资料?等我通知你。”

出了招标单位的办公楼,我立马给介绍人打电话,告诉她相关情况,并问她在招投标过程中能否帮上忙?她一口就回绝了。

过了约一周的时间,我们仍未接到招投标信息,我就给介绍人打电话:“你好!大学的招投标项目,我当天就把相关资料发过去了,咋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对方说:“我也不方便过问!”

于是,我给招标方财务主管打电话,她说:“招标时间定在十月二十六十一点,地点在二楼会议室。”

为了这次投标,我特意提前一天到理发店理了个发。

二十六日,我起了个大早,用剃须刀把脸刮得干干净净,又将好久没有穿过的黑皮鞋擦得锃亮,吃完早餐又刷了一遍牙,临走前检查了碳素笔有没有墨?投标文件带了没?又换了一个新的记事本,对于我这个久经沙场的人,我好久没有这样了,到底是紧张?还是兴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我驱车行驶在路上,满脑子里不断浮现昨晚的梦:一是在一个类似赌场的地方,几个服务员请我吃了两次火锅,她们老板不高兴了;二是我们这的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在城南边建了一个办公楼,周边都是丘陵,秋天了,农民把黄色的玉米杆割倒摊在地上晾晒,丘陵的小山坡上都是黄色的草;我想知道这些断断续续、毫无关联的梦境对即将开始的招投标意味着什么?确切地说对我意味着什么?

我提前到了,上到二楼,右手第一个办公室的房门开着,里边的工作人员知道我是来投标的,出来给我指了招投标的会议室并说:“公司正在开会,招投标可能要延时,你可以到它对面的会议室休息等候。”

我没有直接进会议室,而是先去了一趟洗手间,不知道是天冷还是紧张的缘故?我现在有点尿急。

会议室有三个门,都是双扇门,前门虚掩着,推开前门,右手中间是主席台,左边是观众席,观众席已经坐着六个人,一看就是来自于四个公司,因为他们彼此的距离都很远,生怕坐得近泄露了自己的投标信息,靠近前门第一排并排坐着一男一女,应该是一个公司的,男的大约六十多岁,女的近五十岁,穿的都很朴实;中间约第五排并排坐着两个四十岁左右女士;一个廋、长发、脸色较黑、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士;一个约二十多岁女士;他们都各自埋头看自己的手机,即使进来一个人,他们也懒得抬头看一下。

我选了一个中间第三排靠近走道的位子坐下,也掏出手机,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信息。

没多久,进来一个戴眼镜留着长发约二十几岁的男士,他要了我们的投标资料,然后就坐在靠里边的第一排的座位上,等待对面会议室的会议结束,期间,我走到他跟前低声问他:“投标是不是报三次价格?”他说:“我也不清楚!”我真无语!我怀疑他是不是临时抓来帮忙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十二点,听到对面凌乱密集的脚步声,他们的会议终于结束了。

这名男工作人员将我们的投标资料送到对面会议室,不一会,他过来让我们都过去。

招投标会议室共有六人,其中有我见过的财务负责人和财务主管、财务负责人旁边坐着的应该是他们单位的负责人,还有他们单位的其他三位工作人员,他们应该也是这次招投标的评审人员。

负责人宣读了招投标的流程和规则,唯独忘了说投标可以报几次价格。

我赶紧举手提问:“领导!请问这次投标可以报几次价格?”

负责人说:“可以报三次价格,第一次是你们刚才提交的投标文件里的价格,后边你们可以再报两次价格。首先,我们进行资产评估的招投标,过后再进行投资咨询的招投标。现在资产评估公司的人留下,投资咨询公司的人先到对面会议室等候。”

我和那个约二十多岁的女士离开了招投标会议室。

很快资产评估招投标结束了,我看到同一家公司的两个女士正在议论刚才投标的事,于是,我就凑上去想听一下,只见其中的一个女士说:“这个中标价格报地太低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多少钱中的标?”我赶紧追问道。

“一万五!”另一个女士回答道。

虽然我不懂资产评估的取费规则,但是从她们俩义愤填膺的表情来看,这家中标的资产评估公司的中标报价一定突破了该行业的底线。

我在她俩面前也抱怨道:“我们投资咨询行业内卷得也很厉害。许多项目可研报告的编制都被下游的设计院抢去了,这些设计院为了拿到项目设计,不惜以很低的价格或者免费给甲方编制可研报告,使我们这些只做咨询的公司很难生存。虽然这些设计院既有设计资质,又有咨询资质,但是他们编制的可研报告与行业标准要求严重不符,要么目录格式不对,要么内容不符合要求,加上项目核准或者审批单位把关不严及行业自律性差,使得我们这些咨询公司不仅竞相压价,还使咨询从业人员得不到甲方的尊重……”

“请问你们是否参加投资咨询的投标?”我问她们。

“参加!”她们几乎异口同声回答道。

“你们公司有咨询资质?”我问道。

“有,我们既有资产评估资质,又有咨询资质。”她们中的一位回答道。

我靠!真奇葩,我只知道国家现在正倡导咨询行业全过程咨询服务,如项目的投资咨询、勘察、设计、造价咨询、招标代理、监理、运行维护咨询等工程建设项目各阶段专业咨询服务。这又冒出一家“资产评估+投资咨询”的公司,你说让我们这些只做投资咨询的公司如何生存?

很快轮到投资咨询的招投标,第一轮宣读报价开始了,我们走进招投标会议室就坐,听招标方负责人宣读各咨询公司的报价,第一轮各家公司报价都较高,均在五万元和柒万元之间,

我的第一轮报价是五万二,其实大家都知道最关键的报价是最后一轮。

这时,我才知道,这次来投标的公司共五家公司,资产评估的三家,投资咨询的五家,其中两家既有资产评估资质又有咨询资质,包括我刚才与她们聊天的那家公司。

招标方负责人宣读完我们第一轮报价后,让我们回到对面会议室填写第二轮报价,我的第二轮报价是三万五。

很快进入第三轮报价,这时,会议室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都放慢了节奏,都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报价?这报价既要保持盈利,又要比其他公司低才能中标。

我从事投资咨询行业近十年,起初几年生意还不错,但是近几年呈下降趋势,行业市场低迷,竞争激烈,内卷严重。今年经历了几次投标,均以自己报价过高而未中标,十月底了,还有两个月,今年就结束了,看着账面上稀稀拉拉的几笔小额进账,马上就进入寒冷的冬天,我心里不免有些慌张和失落,终于又得到一次投标机会,我就不顾一切地……

我将填好的报价单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工作人员,又有三家公司陆陆续续地递交了报价单,就剩下一家公司还没有报价,就是坐在会议室前门的那家公司,招标方工作人员远远地站在他们旁边,焦急地等待他们填写报价单,只听见那个男士对旁边的女士低声说:“唉!这个价格很难报呀?我们就报这个价格吧?这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报过这么低的价格!”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在这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我们还是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终于他们填完了报价单,并递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拿着我们的报价单迅速走进对面招投标会议室。

不一会,工作人员进到我们在座的会议室,通知我们再到对面会议室。

我们紧随工作人员走进投标会议室,大家落座后,都紧盯着招标单位负责人,我屏住呼吸听他公布第三轮报价,也是最后一轮报价。

负责人说:“我就报排名前三位公司的报价:甲公司一万八、乙公司三万五、丙公司三万六,恭喜甲公司中标!再次感谢各位投标企业!资产评估企业和投资咨询中标企业的人留下,其他企业的人可以退场了。”

“我中标了!与排名第二的差一万七,其实当时,我是想报叁万元的,如果我报叁万元也可以中标,可我这报价足足比叁万元少了一万二,我主要是受资产评估一万五中标价格的影响,如果不听那两个女士聊天就好了,若这次让认识我的同行知道了,他们一定会骂死我的!……”

我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刚才与我聊天的那两个女士正好就坐在我旁边,我呆呆地坐在位子上,用余光看她们起身、离开、渐渐走远,我不敢看她们的眼睛,更不敢与她打招呼,我害怕她们说我虚伪!害怕看到她们蔑视我的眼光!更害怕…..

我问中标资产评估企业的人:“你为什么报这么低的价格?以至于我也跟着你报了很低的价格。”

他说:“你们编制可研报告复杂,我们资产评估相对简单些。”

招标单位财务负责人对我说:“没想到你报这么低的价格,我们估计这次中标价格应该在叁万元左右,这么低的价格!你们不会牺牲可研报告的编制质量吧?”

我说:“领导!不会的!我们一定会保质保量完成可研报告的编制,这一单就当我与你们的敲门砖。”

进到车里,我拨通介绍人的电话:“这次竞争太惨烈,我们中标了,但是中标价格是一万八。”

她说:“哎哟!这么低的价格,我的佣金就不要了!”

我心里想:即使价格再低,等这单业务回款了,她的佣金是一定要给的,没有她,我就不会有这笔业务,越是在低谷,越要学会感恩帮助过你的人,因为我相信唯有这样才有可能使自己尽快走出低谷。

作者简介:潮涌,出生于新疆石河子,兵团第二代。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诗歌、散文和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华新社华尔街报》、《中国诗歌网》、《中国爱情诗刊》、《青年作家网》、《中国作家网》、《新疆农业大学报》等,青年作家网二O二一年度优秀作家,中篇小说《房地产商的江湖》荣获二O二二年•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小说组二等奖。《冬日里的水磨沟公园》荣获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散文组二等奖、《公寓楼(短篇小说)》荣获第四届中国青年作家杯征文大赛小说组三等奖。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潮涌(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梁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