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改变命运 读书实现梦想——《难忘的记忆》作者陈国林老师给母校沾益一中高一师生授课

  • ◆新书快讯:热烈庆祝石国才老师的《拯救麻雀的姑娘》、郭传超老师的《长夜春时》、邵建华老师的《春天的码头》、王桦老师的《来了就是深圳人》、李沛花老师的《迷城》、杨林水《桃溪浅处》、陈国林老师的《难忘的记忆》、韩湘生老师的《岁月的歌吟》、魏昌盛老师的《风景这边独好》等新书正式出版发行!
  • 重磅消息:丛书号出版,价格非常优惠,名额有限,欢迎报名!
  • ◆申请成为作家会员(微信:511015075);◆咨询图书出版(微信:2416378191)

知识改变命运  读书实现梦想

——给母校沾益一中高一师生授课

(2023年11月9日)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我叫陈国林,出生于沾益区大坡乡,是沾益一中八五届高40班毕业的一名学生。现在在曲靖市马龙区烟草专卖局(分公司)工作。从年龄上讲,我比在座的同学们的父母还要大,从学生来讲算是大家的师哥,你们是我的师弟师妹。

受学校丁文贵校长和党委书记庄爱理两位老师的邀请,要求我回母校给大家讲一讲我的高中学习、生活故事。当时,我自己有点犹豫,一是考虑到过去的痛苦与艰难已尘封多年,不想再提起,二是考虑到我的故事涉及到我的亲生父母及家人,不想伤害到他们。

后来,我跟我的高中班主任吴文淑老师和她的爱人潘关荣老校长说了一下情况。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师(也是我的恩人)跟我说:“不要有什么顾虑,跟家丑不可外扬没什么关系,这是好事。既然学校领导邀请你了,你很有必要去讲。为了当今现在在校学生们的刻苦性和积极性,讲出来对学生们,具有深刻的帮助和教育作用。”

所以,我才下定决心。今天才来到母校,给师弟师妹们讲讲我的人生故事与求学经历。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知识改变命运,读书实现梦想》。

一.我的童年故事

我六十年代末,出生在沾益大坡乡的乡下农村。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母亲是一名不认字的地道农村妇女。三岁时,父母离异各自成立新家,我的爷爷领着我跟叔叔家一起生活到小学毕业。临近小学毕业,我父亲一家从外地搬迁回老家,我才离开叔叔家跟父亲一起生活。

跟叔叔家生活了十年,十年间,我的父亲在外教书,因交通不便,每年只能是学校放寒暑假时,父亲才能抽空回老家一次,顺便也看望我。见到父亲感觉很陌生还有点害怕,不敢叫喊,只知道他是个老师,爷爷和叔叔说他是我父亲。我的母亲外嫁他乡,不敢来叔叔家看望我,怕爷爷咒骂,爷爷也不想母亲接近我。

曾经有几次,我的母亲也偷偷地回村里来看过我。母亲带着她自己缝制的新衣服、新鞋子和煮鸡蛋,还买些水果糖给我,我也是不敢叫“妈”。后来,母亲有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就没再来看过我。跟叔叔家生活的十年,虽然没有父母在身边,但有爷爷和叔婶的呵护与关爱,我过得很幸福开心。只是没体会过父母爱,也不知道什么是父母爱。

小学毕业,我顺利考上初中,也就是现在的海峰中学,当时叫“沾益县第二中学”。初中三年,因家庭原因,中途差点辍学回家。在初二时父亲停止了我在学校4个月的生活费,当时生活费每月6元钱。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可以,在班上都在前十名。

初中班主任黄朝吉老师知道后,跟我的叔叔说,我品学兼优,我不继续读书太可惜。叔叔和二伯分别给了我两个月生活费,学校也给我评得奖学金和困难补助8元钱度过了两个月。黄老师也写信给我父亲,让父亲继续给我生活费将初中读完。

初中毕业,我考上沾益一中高中。学校通知要到沾益县医院体检。家里不想让我读高中,不让我去体检。是村长告诉我叔叔,叔叔给我凑了5元钱5斤粮票,让我到沾益县医院参加体检。高中录取通知下来后,恰遇我的父亲从外地调回老家任教。知道我被沾益一中录取,父亲决定不让我读高中。又遇到农村包产到户,家里缺劳力。父亲说,读高中没出息,只能在家当农民,帮助家里干活。那个年代,人们都说读高中没用。我们村里也确实有几个高中毕业的,一直在家务农。

送我父亲调回老家工作的县教育局领导,听说我考上沾益一中,还做我父亲的思想工作让我继续读高中,将来可以考大学和中专,前途会更好,父亲坚决不同意。

当时的我,一心想继续读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农村的孩子,只有继续坚持读书,才能走出大山,将来才会有更好的生活,一定要想办法读书才行”父亲看我读书的决心已定,对我就直接不管不顾了。我只有求助亲生母亲、叔伯和舅妈们的帮助支持。我流着眼泪找到亲生母亲,母亲因家里很困难,说供我读完高中供不起,只能时不时帮补一点。最后,我又找到舅母,把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寄托在舅母身上。

舅母是个很能干的人,她领着我来到村里,召集大伯家的长子、二伯和叔叔们在二伯家召开会议,商议帮助我继续读高中的事。决定几家亲戚轮流支付我读高中的生活费用,先由舅妈家带头负责第一个月的学费和生活费用,让大表哥送我到沾益一中报到。舅妈给我准备了15元钱,编制了一床蒲草席;叔叔准备了一个旧木箱子、一把锄头、一双碗筷和一床半新不旧的灰毡;母亲给我做了一条黑色的卡新裤子和一双剪子口新布鞋。

二.我的高中生活

1982年9月1日,表哥带着我走了30多公里的山路,送我到沾益一中报到。报到时,班主任吴文淑老师说,录取分数我在全班42名学生中排名第十位,报到是最后一个,连睡觉的铺盖行李都没有。吴老师听表哥说明情况后感到很惊讶!因我报道晚,班上的宿舍已住满,就把我安排在高年级的学生宿舍里住下。

读了约两个月,冬天来临。吴老师向学校为我申请了助学金,还动员班上的同学捐钱和布票,班上制作窗帘,同时也给我购买被子、垫棉、垫单、蚊帐等床上用品,让我温暖过冬,安心上学。高一上了一个学期的课,亲戚都给过我生活费。

我想,三年高中时间长,再说,亲戚们也很困难,这样肯定坚持不下去。我就想起,父母离婚时,法院判决过要父亲支付我的生活费给母亲养育我。虽然我后来是跟叔叔家生活,抚养费应该给叔叔家才对,但父亲一直没给过钱。

我向叔叔和爷爷了解情况,他们都说法院当时判决是如此。每月5元,一年60元,十年共600元。我也说想求助法院将我的抚养费要回来给叔叔家,叔叔也同意,若要回来就将钱给我读高中用,600元够我读两个高中。

我边读书边利用晚自习时间,写我的经历,从记事写起,写了20多页。我不知道写诉状,只能写成申请书。重点围绕《婚姻法》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请求法院帮助解决我的读书生活费用。申请书结尾还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

记忆中,1983年3月中旬的一天,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壮着胆子走进沾益县人民法院的大门,亲手将申请书递交给了县人民法院的门卫收发室。收发室值班的工作人员简单翻阅了申请后,对我说:“你爹是个老师,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本来你不满十八岁,没有公民权,但你这个案子很特殊,我们受理了,并会及时展开调查,回去好好读书,等待通知吧!”我说了声谢谢叔叔!就及时离开法院赶往学校上课,回校的路上,我思绪万千,不知道这次到底有没有希望?按法官叔叔说的既然他们接了申请,算是受理了案子,应该会有个结果才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没过几天,县法院的法官们还真是展开了调查。有一天晚自习,班主任吴老师拿着我写的起诉申请,走进教室来到我的课桌前。将起诉申请递给我看,并对我说:“国林,看来你已经走在先啦!法院都调查到学校里来了,你看村上、村委会、公社、原来的学校等都盖满了公章,看来法院要帮助解决了,应该有希望!”我心存喜悦又忐忑不安,真不知道这场官司能否打赢?只能耐心等待。

1983年4月10日,法院通知学校要我第二天去县人民法院民事庭,参与状告父亲的调解事宜。吴老师高兴地告诉我和班上的同学们,第二天下午两点钟她和李清海校长,要陪我去县法院参加解决我的事,同学们自习功课等着好消息。第二天下午,我在李校长和吴老师的陪伴下准时来到县法院民事庭。

民事庭姓保的庭长主持调解事宜,叫我先说说状告父亲的原由,我按照自己写的诉状内容作了简单复述。然后,班主任吴老师介绍了我刚到学校报到时的场景、现状和寒酸样子,连铺盖行旅都没有,还是学生捐款、学校帮助解决的。

李校长介绍了学校学生读书学费、伙食费等相关情况,李校长说:“学校伙食饭菜分开,分米饭和包谷饭,菜的品种也有几样,每顿都有肉,即使不吃肉,每个住校学生吃饭最低每月也要十元钱。早点吃个烧饵块八分钱,每月也要两块多,还不要说吃壹角伍分的杂酱米线,学生不吃早点不行。再买点笔墨纸张、牙刷牙膏,衣服裤子破了缝补等至少每月都需要十五六元钱才够用。”父亲最后发言时,主要就是叫穷叫苦,说家里没住房要买住房,人多开销大,自己的工资不够用等。

最后,保庭长根据法律和双方的实际情况进行沟通调解。保庭长说:“法律有规定,父亲不负责儿子生活费是不行的。算了!每月最低生活费10块钱,学生正处长身体的时候,不吃早点也不行,早点就吃个烧饵块,每月两元四角钱,那四角钱星期天就不要吃了,每月父亲支付十二元钱生活费,你们想想是否同意?”我和父亲左思右想后,都同意庭长的调解意见,判决书随后下达。

我跟随校长和吴老师回学校继续上课。回学校的路上,吴老师还跟校长和我说,一两个月前县教育局组织全县教师开大会,她还抽空找过我父亲说我读书的事。吴老师跟我父亲说,陈国林是个懂事的孩子,学习很刻苦成绩也很好,叫父亲每月给我十元钱生活费就够了。这十元钱也只是父亲每月工资的零头,但父亲不同意,还说有我叔叔、大伯和舅母、姨妈们不用他管。吴老师摇头跟我说:“这下好了!你父亲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叫他每月给你十块钱,他不愿意,现在法院判决每月要拿十二元”。

在学校和老师的帮助下,法院也下达了调解判决书,我就读高中的生活费算是有了着落,可以安心读书。判决书上也记载着我父母离婚的时间和对我抚养费支付的判决要求,这都是法院归档案件记录的。然而,这次法院判决后父亲只汇给我4个月生活费就没再继续汇款,我多次到收款银行查询都无消息。

我没钱吃饭,无奈之下又继续找法院帮忙,法院了解情况后,为了保证我能按时领到生活费不影响学习。法院直接给父亲所在的学校下发了扣款通知法律文书,要求学校每月发工资时从父亲工资中扣除十二元生活费,我直接去拿钱。

我父亲的学校领导收到法律文书后,为了慎重起见,立即召开教师大会当着全校教师宣布法院的通知书,发工资的老师才敢扣留父亲的工资。发工资的李老师也是个热情善良之人,我找李老师拿了一个月钱,李老师就告诉我以后不要来回跑路了,耽误学习又还要出车费,他会自己出汇费将钱汇到学校给我,让我安心地完成自己的学业。

我读书的生活费得到了解决,但还有每月要交的十九斤粮食没解决。我也继续找过法院,法院也认为解决了钱粮食不好再帮助解决,只能靠自己想办法。我还得继续向亲戚们请求解决要交的粮食问题,当时的农村,虽然已包产到户但公粮还必须得交,每家的粮食交完公粮外也基本只能够全家人吃,不过粮食总比钱好找,给过我钱的亲戚们都会想办法给我粮食,只要我开口,只不过都是包谷。

当然,班主任吴老师也经常用自己家节省下来的粮票购买饭票给我买米饭吃。老师用粮票购买饭票全是米饭票,学生用粮票买饭票却是米饭票和包谷饭票各一半。

我状告父亲的案子算是赢了,但让父亲很没面子,更不高兴。学校放假回家时,父亲更没给好脸色,还谩骂到:“这里不是你的家,你不是咱们陈家的人,你死后不能上祖坟,你回来干啥?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说大点全中国,说小点全县,哪有儿子告父亲的。”

我也回答说:“我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的,我要读书和生活,再说我妈是个老农民,你是老师拿工资,原来法院也判过要出抚养费的。”说来也是,当时我状告父亲的案子确实很特殊,也很少,在全县也引起了强烈反响。

好多人不熟悉我和父亲,但这个案子一直在民间流传好多年,人们都敬佩我的勇敢,并为我点赞。因跟父亲不和谐,我也不经常回家,也只是偶尔会回家。对于我来说,最难熬的时间就是每年的寒暑假,自己有家不能回,学校放假多数时间都是去舅舅家、姨妈家和亲生母亲家,就像个流浪儿一样,一家待上几天学校收假返校继续读书。

转眼间,三年的高中生涯快要结束。为了冲刺备战高考,学校需要统一购买很多复习资料和练习题,我没有多余的钱,只有回到村里找村领导担保,向信用社申请贷款。我跟专门管担保贷款的村领导说明情况,自己读书急需贷款60元,只要自己活着这辈子总能还清。

本来按当时的贷款政策,要家庭户主才能贷款,我是学生不能贷款的。全村人都知道我的情况和遭遇,村领导和担保人更清楚我的事,都深表同情也愿意帮忙。担保人看我很实诚也有决心,并且已满十八岁了,就帮忙作保让我如愿贷到了贷款。

1985年7月7日高考来临,高考是决定每个学生命运的转折点,每个学生都很紧张,我更是又紧张又恐惧,生怕自己考不好、发挥不正常,急得几天没睡好觉。最终,高考成绩下来,我还真是没正常发挥,平时考试和摸底测试,好几个比自己成绩差的同学,高考成绩都比自己考的好,多数考上了大学,我只考上了中专。

还好总算考上了,也算是苦尽甘来,读中专所有费用都由国家负责,连户口都转为城市户口,吃国家粮,毕业同样包分配工作,往后的生活衣食无忧。我高兴地留下泪水,爷爷、舅母、叔叔、母亲和班主任吴老师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老师、同学和帮助过我的亲人们更是为我感到自豪!纷纷对我说,苦命的孩子总算熬出头啦!

我考取的是曲靖地区财贸学校会计专业。两年的中专生活,让我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吃住问题,还可以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活动,挣点零花钱。从此,从小寡言少语的我也逐渐开朗活泼起来,学习成绩优秀,专业课也学得很扎实,毕业后分配到现在的马龙烟草公司工作,工资收入也很好。

我1987年7月参加工作,刚好20岁。参加工作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顺风顺水。工作的第一年就还清了读书时的贷款,工作六年就入了党,还当上审计科长。后又担任监察审计科长、财务科长、组织人事科科长、党支部书记、党委委员,担任中层干部20多年,还通过自学和函授学习,取得了本科文凭。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现在的我已五十多岁,只有三年就要退休了。但我仍然坚持学习,让自己不断进步提高,不让自己落伍。坚持“活到老学到老”。近几年,我也喜欢回忆过去,书写自己的过往。
自己还成为了中国青年作家学会理事会理事、会员,曲靖市作家协会会员,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长河诗刊签约作家,中国——海南海岛作家村文学创作中心签约作家,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今年9月份,还出版了散文专辑《难忘的记忆》。赠送给了母校10本作纪念。《记忆中的扁柏树》《记忆中的杀年猪》分别获得“2021年和2023年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散文一等奖,《我的半百人生》获得“第四届中国青年作家杯征文大赛”一等奖。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被评为“青年作家网年度优秀签约作家”。这些成绩的取得,都是我坚持努力学习的结果。

在我看来,自己艰难的求学路算是结束了。特别是初中和高中时期,六年的中学阶段差点两次被迫辍学,通过自己坚强的毅力和勇敢,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苦与心酸才艰难地完成学业。在自己的求学道路上,有缘遇到好老师、好同学和好亲戚,处处遇到贵人相助,这都是自己一生的福分,帮助过自己的恩人们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说到我的亲生父母,父亲还健在,也有85岁,在老家安度晚年。母亲去年因病过世,82岁。我自己曾经也怨恨过、痛恨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要把自己生下来?生下自己又为什么不养?”还让自己的求学路经受那么多坎坷,尤其是让自己没体会过什么是父母爱?更不知道什么是骨肉亲情?

尽管如此,我也不再怨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反而有点理解他们,尽管跟他们没有什么感情,但还是跟他们相认也有往来。父母毕竟给了我生命,血肉相连,把我带到这个精彩的人世间。父亲是个文化人,他有自己的难处,如果照顾了我,他的新家就会有矛盾,后院就会起火,或许父亲就是个“妻管严”吧!母亲是个不认字的农家妇女,为人忠厚老实,婚姻的破裂无奈将自己的骨肉带在身边,更无条件供我读书。

我的艰难求学路,让我从小经历了磨难,吃尽了苦头,留下了无数泪水。是求知的欲望和坚强的毅力支撑着我,是身边的好人爱心帮扶了我,让我学会勇敢与面对,让我变得无比强大。

我总认为,自己的艰难求学路是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它让我懂得人间真善美,好人自有福报,先苦才有后甜。更让我懂得“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读好书才能实现梦想”艰难的求学路,让我刻骨于心、不忘恩人、不忘母校,终身铭记,并永远激励着我在生活和工作中勇往直前。到这里我的故事也基本讲完了。

  • 我给同学们的寄语

前段时间,也就是10月19日,我回母校——沾益一中进行了短时参观。现在的母校跟38年前的母校相比,真是无法相比。虽然地还是那块地,校园还是那个校园,但地上的附着物已被幢幢高楼和鲜花绿草取代,已成为名副其实的“花园式”学校。如今,母校已成为“云南省一级三等高级中学”,教学设施设备功能齐全,全部实行现代化信息教学与管理。我亲眼目睹了母校的巨变和取得的辉煌成绩。作为母校的一名学生,真是感到自豪与骄傲。

今天,我又再次回到母校,跟母校的各位老师和师弟师妹们,分享我的艰难求学故事,这是我的荣幸。

在此,我真心希望学弟学妹们:

一是要勤读书、勤学习读好书,好读书。珍惜美好的校园条件,只争朝夕,不负青春,铭记《增广贤文》中的“穷不读书穷根难断,富不读书富不长久” 这句话。穷人要拔掉穷根,只有好好读书;富人要长久富足,也只有好好读书。记住俗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高中时期,是学文化的最佳时期,因为这个年龄段,自己已是成年人。记性好、精力充沛,懂得是非,对未来充满信心。读过高中的人,跟没读过高中的人截然不同,我在现实生活和工作中体会很深。所以,要让自己的青春年华不虚度,用知识改变命运,勤奋读书实现自己的梦想。

二是要感恩父母、感恩母校、感恩社会(也就是要感恩这个美好的时代)。父母养育了自己,倾尽所能供自己读书,母校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和优越条件,社会为我们创造了美好的时代。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让我们好学上进、成长成才,长大后做个对社会和国家有用的人。我们必须要胸怀感恩之心,为家人、为母校、为社会、为时代争光添彩。

三是我今天的故事分享,虽然不够精彩,但都是我的真实经历。希望学弟学妹们听了我的故事后,能够对你们有所启发或启示。同时,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学习中,不畏艰难困苦,勇于担当前行。珍惜校园生活的每分每秒,用心、用情、用爱把书念好。待三年高中毕业,争取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

最后,祝福我们的母校——沾益一中明天更美好!祝福母校的各位老师和同学们身体健康,万事顺意!再次谢谢大家聆听我的故事!(陈国林 2023年11月10日)

        作者简介:陈国林,男,汉族,本科学历,中共党员,审计师职称。中国青年作家学会理事会理事、会员,曲靖市作家协会会员。从事过财务、审计、人事、党建等工作,现在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区烟草专卖局(分公司)从事新闻宣传工作。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长河诗刊签约作家,中国——海南海岛作家村文学创作中心签约作家,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曲靖《珠源文学社》会员。喜欢写诗歌、散文、游记、感悟文章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青年作家网、长河诗刊、烟草在线、曲靖M。出版散文专辑《难忘的记忆》。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陈国林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