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何振邦老师《小说文体》的讲座

听何镇邦老师《小说文体》的讲座

胡宗杰

何镇邦老师于1938年11月出生于福建省云霄县一个中医世家。1951年至1956年,就读于福建省云霄中学。1956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先在北京一所中学当了二十年的语文教员。1982年调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室从事文学评论工作,曾做过两届茅盾文学奖评奖的组织工作。1987年调鲁迅文学院工作,任中国作家鲁迅文学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曾主持过鲁迅文学院的教学行政工作。

著有《长篇小说的奥秘》、《当代小说艺术演变》、《父子的潮议》、《文体的自觉与抉择》、《九十年代文坛扫描》等文学评论集以及《笔墨春秋》、《文化》、《文坛》等散文随笔集,主编《当代名家随笔丛书》、《中国当代女人作家权威世界散文丛书》、《黑白》、《名家侧影》等大型书系。近年来曾多次应邀到东南亚一些国家以及港澳台等地区访问讲学。

1992年3月19日,在北京经济学院511教室,何镇邦老师对来自全国各地的,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讲习班的一百多位学员,进行了半天的讲座。他说:

很高兴和大家见面。文学还是有吸引力的,大家老远跑来,有的同志年纪还很大了,可见不容易。今天讲小说文体,主要讲以下四个方面:

  • 一,文体,文体意识,文体学。二,近年来文体批评与文体研究概况。三,从中国文学史看文体演变的根据和意义。四,新时期小说文体演变的趋势。

一,文体,文体意识,文体学。

什么是文体,文体是研究什么的?《宋书,谢灵运传》说:“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辞人才子,文体三变。”曹丕《典论论文》中也讲:“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议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陆机《文赋》中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悽怆。”由此可知,文体就是文章的体裁和风格。外国人研究文体,苏联有一批人在彼得堡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形式主义,后一些人跑到布拉格去了。一个叫李绪尔的十分有名气,后来发展到新批评,结构主义,叙事学等。

西方文体研究中有一种“语言指纹”的说法。各人有各人的风格,如同指纹一样,同胞兄弟也不一样。文体研究就是研究某类语言编码方式的共同特点。最近,《中国作家》评选了9个作家,拨了两万块钱。每个作家拿了一千块,每个评委拿了几百块。另外大家撮了一顿。

最近我们几个评论家凑在一起,编一套文体丛书,由我牵头。文章中有一段话:文体是指一定的话语次序所形成的文体体式,它折射出作家批评家独特的精神结构,体验方式,思维方式和其它社会历史文化精神。有一段话说,我是山西人,几个老乡自然有一种亲切感,但吃老乡的亏也不少。现在流行一种说法,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

文体意识是文体观念的表现。中国几千年,不了解的东西很多。正如我一样,今天以前,我们不认识,你们不知道我,但我依然存在。现在讲改革开放,全都咸与维新了,原来拼命反对的,现在也大声疾呼了。刘心武说他只结构问题就思考了三个月。前一阵子我写了篇文章:深情冷眼看世界。要善于解剖社会。

文体学是文艺学中与文学哲学,文学社会学,文学心理学,文学批评学并列的分支。文体学的对象是,文体的内在构成规律,各种文体的特征及文体演变的基本规律,文体与社会文化的关系等。现在小说疲软,文化滑坡,报告文学蜂起。青年报叫我们几个回答文学何时才能回升,这很难回答。不过我认为,文学中基础还是小说。文体学研究的方向是语言学,心理学,历史学。任何文体不外语言,结构之异同。

二,近年来文体研究与文体批评概况。

文艺是社会的,一个作家的作品要考虑读者与社会。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文体批评是对局部进行评论。鲁院一学生要写一部长篇,要我作序,我答应了,写了5千字,印了一万多册,得了200块钱。另写篇文章给《人民文学》,得了112块钱。《人民文学》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的。白桦是陕西人,是我们的小哥儿们。他编了一本《小说文体研究》,20多万字。《叙事学研究》也是基础书籍,应该读一读。华东师大胡亚放有一本《叙事学》,即将出版。北师大罗刚《叙事理论与技巧》。现在我们的文体学丛书一共十本,在今年9月交齐,由我和另外几个人审阅。出版社拨了20万,争取明年9月出书。我任务很重,还要和台湾几人合编《海峡两岸文学精选》。我主编中篇小说部分。我有一部长篇才写3万多字,还有十几万字没条件写。写作品要创造一个环境,不是想写就可以写的,像打球那样。

文体学的意义:形式征服内容。一是韵律对内容的征服。前几年一新闻标题:企业破产法生效日近,国家不再提供避风港,三十万家亏损企业将被淘汰。改成韵律的诗:中国的/企业破产法/悄悄地/悄悄地/逼近了。生效期/国家/不再提供/不再提供/避风港。三十万家/三十万家啊/亏损企业/将被淘汰/将被淘汰。改编后有点伤感,感情出来了。这是形式征服内容的方式之一。

诗情对内容的征服。《西厢记》写儿女私情,写得很细,很有诗意。《红楼梦》中也有类似描写。一作者写太平间也很有诗意。自然丑可以变为艺术美,相反自然美也可能写得很丑。茅盾说自古以来写女人的眼睛不外大,亮,黑三字。

幽默方式对内容的征服。......

古雅方式对内容的征服:

汪曾祺有一幅诗配画叫《丹青引》:我有一好处,平生不整人。写作颇勤快,人间送小温。或时有佳兴,伸纸画芳春。草花随目见,鱼鸟略似真。唯求俗可耐,宁计故为新。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君若亦喜欢,携归尽一樽。现在作家整体素质下降,原来的作家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现在有人写点字,狗爬似的,很难看。要写得潇洒才行。文体学研究是一种前沿学科。

 

三,从中国文学史看文体演变的根据和意义。

茅盾等人将文学史分为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周扬也说,各类文学形式都有相对的独立性和历史的延续性。一部文学史可以看作是艺术形式的发展史。时代前进了,艺术形式有所变化,但仍有它的历史联系。小说最早是寓言,形成是魏晋南北朝,有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干宝的《搜神记》,到唐人传奇,到宋元话本(评书),到明清的三言二拍,都是短篇小说。明清时的小说已趋成熟。《聊斋志异》是短篇小说的高峰。《红楼梦》是长篇小说发展的高峰。再到晚清的谴责小说。这是从纵向看。

从横向看,魏晋南北朝到五四时期,《诗经》是民间口头创作。朱熹集注《关雎》诗,说什么君王求贤之类,加上政治口号,很讨厌。屈原的《离骚》,政治色彩浓,但没人加政治口号。魏晋南北朝是各种文体形成的时期,沈约的四声八病,文笔分野。梁朝太子萧衍主编的《昭明文选》,把文章体裁分为17类。曹丕的《典论论文》,刘勰的《文心雕龙》。韩愈主张文以载道,按现在的话说是文学为政治服务,我不以为然。韩愈也写过一些好文章,《祭十二郎文》,感情真挚,可见,自古以来皆是以情为文的。

“五四”时期第一篇白话小说是《狂人日记》。“五四”之前梁启超,黄遵宪倡导诗界革命。当时有一个古怪的和尚叫苏曼殊,翻译法国国歌《马赛曲》,用的是词。“五四”以后才用自由诗重先翻译。

文体的变化要有几个条件,一是文学观念的改变,二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三是外来文学形式的影响。郭沫若最漂亮的诗集是《瓶》。这是一部爱情诗集。有人说他借美人寓祖国。说可以这样说,但谁不知道郭沫若是一个情种啊?

四,新时期小说文体演变的趋势,渐变的形态。

第一是对传统文学形式的改造和继承。对传统文学应有所删除,有所增益。新笔记体小说,从《世说新语》到明清笔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汪曾祺学贯中西,能用英文阅读。他的高邮系列桥边小说。他的《受戒》,写他三十多年前的恋情。他写陈小手两千多字,写乡村医生,地方军阀。汪曾祺的爱人是新华社高级英文编辑,汪曾祺被打成右派,文革遭批,没有身份地位,只能作为爱人的家属身份出现。他的桥边小说,写小酒馆生活。林斤澜的矮凳文学,贾平凹的商州文学,何立伟的绝句小记。他们都属于新笔记小说。他们举重若轻。其特点是不讲究情节的完整,不大注重结构的完美。以小映大。

其次是语言精炼,生动,诗意化。新民俗小说,根据宋元话本,这些作家标榜为清明上河图式的美学追求。代表作家有邓友梅的《那五》,《烟壶》;冯骥才的《神鞭》;陆文夫的《美食家》;胡石言的《柳堡的故事》。他们的特征一是注意情节的丰富性和传奇性,二是风俗民情的描写,三是注意人物心理和工笔性格的刻画。陆文夫的《美食家》,在法国引起轰动,拿的稿费比中国多好多好多倍。还有骚体小说。鲁院三期有个刘恪。他的长江楚风系列:《红帆船》,《山鬼》,《砂金》,《寡妇船》。小说语言铺陈排比,手法用象征。

对外来文学形式的吸收与融化。对外来文学采用拿来主义,占有,选择,吸收,融化。新潮小说的结构往往打破传统的时空结构,由封闭到开放,由线形到回状,由单线到多线。放射型结构《人到中年》,以陆文婷心脏病突发昏迷开始,然后回叙大学毕业分到医院。如何谈恋爱,如何成家。文化部一个相当有影响的领导访问德国,别人问他,你们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后,对我们的贝多芬怎么看呀?他说,我们对贝多芬一向是肯定尊重的呀,我们不仅经常放他的交响乐,还出版他的诗集呀!鲁迅先生不是引用过他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呀!结果对方在报上大加嘲笑。原来他把贝多芬,裴多菲搞混了,贝多芬是不写诗的。

板块结构如王安忆的《小鲍庄》,刘心武的《钟鼓楼》。散点透视结构,立体交叉结构(多线索)如苏叔阳的《故土》。

小说的手法意识流东方化,意识流加剪贴画,如海波的《铁床》,张炜的《古船》,李国文的《危楼记事》都属于这一类。

小说的语言:陌生化和粗鄙化。陌生化就是造成一种语言落差,引起人们的兴趣。莫言的《红高粱》,乔良的《灵旗》,写抗日题材,写历史题材,十分不错。他们都年青,没有参加过战争,都是用的陌生化。还有用夸张的语言,用长句来表现陌生化。

粗鄙化是一种新的手法。小说语言不能太文,就像牛仔裤要用磨过的粗布来做。十年前我复旦大学一同学到外国讲学两年,国内发讲师工资,国外得教授报酬。我们一些专用名词什么三反五反啦什么的,人家不懂。他到澳大利亚讲学,那里的羊毛不错,我请他带截精纺羊毛做衣服,结果他回来说没有!人家都是粗纺,穿两年,不要了。张贤亮的《绿化树》,男女主人公互呼为“肉肉”,男主人公叫妻子为“豆豆”,很精彩。“看住他的两头,上头不准他乱喝,下头不准他乱戳!”这些粗鄙的语言,很有生活情趣。

对各种艺术门类的借鉴,以及各种文学样式的相互渗透和交融。复调小说受影视影响,用蒙太奇结构。小说要避免外部描写,原苏联小说,写一个大客厅,可写上万字。现在不行了,无论客厅多么豪华,人家一两秒钟可扫描。现在多写心理,影视无法表达。有人说,小说具有很强的综合左邻右舍的能力。可散文化,可诗化,可报告化。这就是杂交的结果。

今天就讲这么一些,供大家参考,谢谢大家。

鲁院请来的名家讲座,多为漫谈形式,不带讲稿,没有提纲,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从何振邦老师讲的内容来看,引经据典,条分缕析,对全国名家小说,烂熟于心,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可见是花了一番心思准备的。值得我们用心体会。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胡宗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