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汪曾祺先生讲座

听汪曾祺先生讲座

胡宗杰

汪曾祺,1920年3月5日生于江苏省高邮市,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上颇有成就,对戏剧与民间文艺也有深入钻研。1958年夏,被补划为右派,下放张家口沙岭子农业科学研究所劳动。1960年,汪曾祺被摘掉右派帽子,结束劳动,暂留农科所协助工作。1966年"文革"开始后不久,汪曾祺即因"右派"问题被关进"牛棚",但1968年迅速获得"解放"。

1964年,汪曾祺等人根据沪剧《芦荡火种》执笔改编同名京剧,由北京京剧团演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并接见了全体演职人员,祝贺演出成功。1970年5月21日,汪曾祺因参与京剧《沙家浜》的修改加工有贡献,而被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

主要作品有:小说集:《邂逅集》晚饭花集》《茱萸集《初访福建》;

散文集:《逝水》《蒲桥集》《孤蒲深处》《人间草木》《旅食小品》《矮纸集》;

艺术小品集:《汪曾祺小品》 《汪曾祺:文与画》

文学评论集 《晚翠文谈》

剧本京剧 《沙家浜》(主要编者之一)

京剧 《范进中举》

文集 《汪曾祺自选集》《汪曾祺文集》《汪曾祺全集》

《大淖记事》获全国短篇小说奖;《范进中举》获北京市戏剧调演一等奖。

1997年5月16日上午10点30分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77岁。

1992年5月13日,汪曾祺先生为来自全国的鲁迅文学院文学讲习班学员开展了一堂讲座。那时的汪先生已经72岁了。头发全白,但精神尚好,看不出有什么疾病。不曾想到的是,五年之后,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天,他走上讲台,鲁院的王彬主任,对汪先生作了简单的介绍。汪先生坐在讲台上扫视了一下课堂,对大家讲道:

今天无所谓讲课,来和大家漫谈,如有时间再讲讲结构。小说最主要的是什么?我认为还是思想、主题。一次在山东讲课,就是牡丹花开的地方,一青年递条叫我讲讲无主题小说,他认为我写的小说是无主题的。当时时间紧,我没有回答他。后来到德州又有人问我这件事。我说,我没有写过无主题小说。文革十年,我是在旗手江青的直接领导下,搞了十年样板戏创作。那时强调主题先行。有人问,XXX的小说主题是什么?他说,我要能说清楚我何必写小说,把那几句话告诉你得啦!我认为主题和作品并存,作品是作家对生活的凝视。作家对生活有了感受,认识到这种生活有什么意义,反复思考得来的。我写了一篇小说《职业》,在《人民文学》上发的。一千字。小贩沿街叫卖:“来宾——西洋猫——”小孩学着改词叫唱。还写了一连串的叫卖声作背景。小说主题我把它归纳为人世多辛苦。

我写过一篇900多字的小说发表在《北京晚报》上,反映文化大革命运动所产生的恶果。一孩子经常抓猫来从三楼上摔下去。猫平衡张力强,摔不死。后有人说从六楼上摔下去可摔死!孩子见猫就抓,猫一看见他就跑。作品表现、暴露了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人的冷酷、自私、残暴的恶性。

下面讲讲关于语言问题。

一:语言的特性:

文学语言具有的内容性,文化性,暗示性,流动性。有人说我写的这篇小说主题,人物,情节都不错,就是语言差点!小说能离开语言吗?斯大林说,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只有了解了这个作家的语言,才能了解作品的内容,思想。语言是个文化现象。一个作家的语言取决于作家的文化素质,要么精细,要么粗糙,要么悲壮,要么潇洒。毛主席赠柳亚子诗,“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一般人认为落花时节就是落花时节。毛主席是从杜甫诗“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里翻过来的。落花时节包含有久别重逢的意思。既然承认语言是一种文化现象,那就要多读一些古典诗词。以免捉襟见肘。

有人说赵树理是农民作家。赵树理读书不少,四书五经什么都懂。他的语言是综合各种语言而成的。老舍语言也是综合北京方言和各种前人优秀语言而成的。有的作家借鉴民歌引入创作。甘肃民歌花儿是借鉴四言诗而成的。一妇人求送子娘娘祷告说:“今年来了我是向您要着哩,明年来了我可是手里抱着哩,叽叽嘎嘎笑着哩!”湖南民歌《插秧》:“急急忙忙来插田,低头看见水中天。行行插得齐又整,屁股原来却向前。”

语言本身有它的丰富性。二十世纪的作家和读者的关系是平等的,是哥们儿。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也是如此。

朱庆馀的《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诗人要参加考试,不知自己水平怎样,于是写信问问当时的大师,探探情况。他写的是新嫁娘,虽无一字提到嫁娘的容貌美丑,但可感到这新嫁娘长得十分美丽,不然,当不起这几句诗。当然,张籍不愧是大师,回诗也十分巧妙:“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是人间贵,一曲菱歌敌万金。”张藉对朱庆馀的水平能力作了充分肯定。你的一首妙曲,价值千金万金,比那些华而不实,徒有其表的人高妙得多!

崔颢的《长干行》:“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宋人评说此诗“墨光四射,无字处皆有字。”这些诗的语言都具有暗示性。

传说中的“深山藏古寺”,“踏花归去马蹄香”,这些画构思都非常巧妙。齐白石的“蛙声十里出山泉”也传为佳话。

好的语言不是像盖房子一样,一块砖一块砖地盖起来的。语言的功夫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湖南有一作家语言拆开来看很平常,连起来就很有韵味。书法家也讲究行气。王羲之一笔书并非是一笔写成,而是讲一气呵成。有人评价他的书法是老翁携孙,息息相关,顾盼有情。

写作讲谋篇,想好了才下笔。古人讲文气。韩愈文起八代。他说:“气犹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皆浮。气之与言犹是也,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者皆宜。”后人总结为“气盛言宜”。作品讲“宜”,“宜”就是准确,合适。

我的短篇小说《受戒》翻成外文,他无法翻。因外国没有这种现象呀!于是他改成《和尚的恋爱》。小说中的四副对联他怎么翻呀?嗨!他有办法。一概去掉!

中国语言讲平上去入,讲为声俊耳。你在外面上当啦!全为入声。迎来春色换人间,如换成迎来春天换人间,那便成多为平声字了,很别扭难念了!今天就讲这些,随便谈谈,供大家参考。谢谢大家。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胡宗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