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著名电影导演谢飞教授的《电影导演论》讲座

听著名导演谢飞教授的《电影导演论》讲座

 

胡宗杰

 

谢飞,1942年8月14日出生于陕西省延安市,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谢觉哉的儿子。中国电影导演、编剧、制片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

1978年,执导个人首部电影《火娃》,从而正式开启其导演生涯 。1986年,执导的剧情片《湘女萧萧》获得第36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堂吉诃德奖。1990年,执导的剧情片《本命年》获得第4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1993年,执导的剧情片《香魂女》获得第4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1995年,执导的剧情片《黑骏马》获得第19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

2000年,谢飞执导的剧情片《益西卓玛》获得第2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剧本特别奖 。2001年,担任第5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审团成员 。2008年,担任第3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评审团成员 。2010年,担任第4届亚洲电影大奖评审团成员 。2013年,获得第4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杰出贡献导演奖 。2014年,担任第8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审团主席 。2018年,获得WeLink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2019年,获得第3届荔枝国际电影节终身荣誉奖 。

1992年3月26日,在北京经济学院511教室里,谢教授给鲁迅文学院普及部文学讲习班的学员,进行了半天讲座。他说:

有这么多同学来学习我很感动。刚才看了电影《本命年》,今天主要讲讲《本命年》的创作。看录像好多内容看不到。要讲这个问题,得先讲讲电影与文学的关系。电影诞生很快100年了,是很年轻的。很多小说都被改编成了电影。电影电视的脚本都和文学紧密相关。《本命年》是根据刘恒的15万字的小长篇《黑的雪》改编的。电影电视是再现客观世界的艺术。刘恒小说故事曲折,人物清晰,易于改编。

小说写北京北大窑一个体小摊57号。哪个胡同,哪里拐弯,人物故事,全为虚构,背景真实,为新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淡化情节的小说是不易改编电影电视的。电影电视是一种时新的传播媒介。小说要有一定的文化才能欣赏。电影电视则不然,文盲也能看懂。《红楼梦》《西游记》看过原著的不多,全靠影视传播。电影导演的改编,全在于好的文学脚本。现在的小说,文学价值越来越淡。小说主题,情节,人物,三者都要有新意才行。

刘恒小说单行本发行,评论评价不高。作家通过小青年强子一年的遭遇,提出了一个时代的困惑,一个民族的困惑。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渗入。旧的被打破,新的尚未出现,于是出现困惑。小青年强子被关押三年后,出来想做一个新人,但始终没有做成。作品抓住了我们的要害。1986年我去美国讲学一年。87年回来后,发觉国家改变很大。86年前的电影是国家经济为主。只要国家通过,五六十万块钱就到手了。87年后不行了,要注重经济效益。于是打斗片出现了。有的片子赚了一倍多的钱。后来我们拍了《本命年》,卖了五十多个拷贝,花去的五十多万,基本回本。一般影片是80——100万,我们在北京拍,尽量压低成本。

评百花奖时,《本命年》有一定的观众,于是推迟了两年收取选票。出了不少文章宣传《百色起义》,宣传《开国大典》等。还搞了10万张选票到工厂,到部队宣传。后选票收上来,《本命年》获第二名,我也感到奇怪!《百色起义》百花奖也没评上。有人说我写落后面,写哥们儿义气,反动!我并没有歌颂他们呀!

刘恒小说《黑的雪》的主人公强子,小时就以打架出名,打遍东城。但一辈子没谈过恋爱,他很自卑。我把他看作是八十年代的新一代骆驼样子。小说中强子外号叫李大棒子,一打架棒子便在人们头上飞舞,拍电影时删掉了。刘恒作品有弗洛伊德心理,关于人性的成分很浓。他的小说《伏羲伏羲》,也有这样的表现。刘恒说,人在十四五岁是一个分水岭,有的人走向善,有的人走向恶。正如天上的雪,落在房上,落在荒野上是白的,落在马路上被压成黑色。所以取名《黑的雪》。

再讲讲电影化的有关概念:影视主要靠视觉形象,另外它还是一种组接艺术,外国叫蒙太奇手法,实际上就是镜头组接。有大全景,有特写镜头。可由远而近,可由近而远。时空比较自由。也有的好小说,不一定能拍成好的电影,但好的电影则是一部好的小说。

《本命年》采用第一人称,有不少心理描写,用镜头形象比较困难。主人公李慧泉本是弃婴,回忆小时与歌星同学的生活,以及梦中情景等,用镜头表现都比较困难,弄不好就很简陋。我改为纪实手法,写他从监狱回来后一年的生活状况。李慧泉长得很难看,和小歌星相处感到很自卑。他在梦幻中见自己被公安人员追捕,火车驰来,小歌星身穿白裙出现在前面。李慧泉向小歌星呼救。跑到一看,什么也没有了,出现一婴儿在路边哇哇哭叫。这就是他的自身。

小说中写李慧泉到酒吧喝酒,一小丫头走来唱歌,并未引起人们注意。这样的小丫头满街都是。小丫头来到李慧泉跟前,强烈的灯光照在姑娘脸上,将绒毛突现出来。他感到很奇怪,小姑娘怎么长胡子啦?后来发现小姑娘后颈也有类似的绒毛。他想,如果能去摸一把,那肯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第一单元我定名为归来,他想重新做人。他给方叉子写信,找工作。大年三十,他孤独冷清,无人倾诉,只好给一个死了的朋友方叉子写信。第二单元骚动。强子摆摊赚钱了,春天到了,有了性的萌动。第三单元危机。单相思,失恋。方叉子从监狱里逃了出来,是告吗还是让他逃呢?第四单元挣扎。让方叉子去划船,结果偷偷的拿了他的钱逃跑了。第五单元绝望。他对崔永利怎么会活得那么快活?于是打架发泄,结果被人意外地扎死了!

近几年电影走下坡路,电视已达2亿。影视和文学一样,要讲经济效益,要学会在市场经济中生存。前年上海会议,,有人说歌星笑星都发了财了。有人开口骂歌星笑星,但骂不起作用。解放前也是以金钱为主,一样出了一批艺术家。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市场经济中学会生存呢?

电影中排第一的是艺术片,有较长的生命力。它不考虑观众口味,政策变动。这类作品仅占百分之一二。85年前的《黄土地》,《芙蓉镇》等影片,以后是不会再出现了。《早春二月》,《林家铺子》等影片,在观众中影响也很大。

二类叫娱乐片或商业片。对象是30岁以下的半文盲青年。北京电影场主要是农民工,他们没有电视机。这类片大赚钱。古装武打片,时装枪战片,《血战天狮号》卖到二百几三百个拷贝。

三类叫宣传片。政府,财团或社会团体宣传他们的观点、意图。一流导演拍广告,二流导演拍电视,三流导演拍电影。《大决战》杨尚昆主席拨了近一个亿给制片厂。

摆在导演面前的是学会拍摄观众喜闻乐见的娱乐片。写小说要写严肃主题,写一部琼瑶式的小说便感到丢脸。其实人家琼瑶能够流行,受欢迎,本身就是一种学问。

娱乐片《黑土地》以小切口引出大主题,展现返乡创业年轻人青春,励志,爱情幽默的故事。《十月》,《收获》,《中国作家》等刊物上发的小说,拍不了娱乐片。拍娱乐片是市井流行的三流小说。如果情节曲折,人物形象鲜明,你按娱乐片的手法改编,保证叫座。

《渴望》,《编辑部的故事》,找到了通俗连续剧的拍摄方法。主题不要偏僻古怪,它的主题必须是观众接受的善恶是非。二是矛盾冲突尖锐激烈。刘慧芳和三个男人发生纠葛。宋大成和她一起长大,她母亲也希望女儿能嫁给宋大成。王沪生是大学生,有知识,有学问,拼命追求她。结果和王沪生结合在一起。后来和王沪生离婚后,又被王沪生原来的姐夫罗冈追求。情节曲折,引人入胜。

(全文有删减)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胡宗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