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汪兆骞老师的讲座

听汪兆骞老师的讲座

胡宗杰

汪兆骞老师是河北昌黎人,生于1941年。1964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任教师,1980年后历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编辑部副主任、编审,《当代》杂志副主编。196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经典史诗级民国大师集体传记"民国清流"系列 ,已出版 《民国清流,那些远去的大师们》、 《民国清流2大师们的战国时代》、 《民国清流3大师们的中兴时代》、 《民国清流4:大师们的抗战时代》、 《文坛亦江湖:大师们的相重与相轻》、《 走出晚清:大师们的涅盘时代》、《往事流光》、《春明门内客》、《紫塞烟云》、《张骞》等。

1992年5月4日,汪老师在北京经济学院511教室,给鲁迅文学院普及部文学创作讲习班的学员,举行了半天的讲座。他说:

本该前几天来的,但因为有任务耽误了。在座诸位都是文学新人,老作家逐渐退出文坛,要新人来补充。现在搞文学很难。社会受商品经济的冲击,失去了轰动效应。文学自身也在努力摆脱功利主义、政治因素的影响。文学主要在娱乐,审美观念有,政治教育有,但那时次要的。古人有文以载道的说法,千百年来使文学戴上了枷锁。李准的《不能走那条路》,写合作化道路,早已失去作用。《红楼梦》不讲政治,至今世界红学热方兴未艾。《诗经》中流传的不是雅,不是颂,而是风。当然,好的文学也不能脱离时代的影子,如托尔斯泰等。

历史上影响大的不是小说,是诗歌,散文。现在搞诗歌的不多了,很难搞出名堂,而一篇小说可以名扬四海。新时期文学从五四天安门诗抄开始,出现反思文学,伤痕文学,改革文学,到现在的小说新潮。我们许多文学是为改革呐喊的。有些人否定新时期文学,认为不如十七年,实质上新时期文学远超过十七年。这是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以来取得的成绩。否定新时期文学的人,实际上不承认我们这批新作家。X公最近有文章,有讲话,对新时期文学充分肯定。他说,对年青作家不能求全责备,他们所受的苦难,超过了战争年代的苦难。前段时间有人要批王朔,批莫言,文章都写了。如果连王朔莫言这样的小人物都不能容忍,我们的文坛会是什么文坛?

文学界出现轰动,有张贤亮的《绿化树》,柯云路的《新星》,王朔的《编辑部的故事》。文学要靠自身魅力,不能靠政治因素。王朔小说主人公全是痞子,没有英雄。长期以来我们的英雄太多了。一切事都是英雄干的,我们的人民大众哪儿去了?文学应该写英雄,但不能千篇一律。蒋子龙可以写他的改革家,王朔可以写他的痞子。李向南是一个了不起的改革家,他一上任,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诸位来自基层,哪个县出一个改革家能改变面貌?这实际上是千百年来清官的翻版。清官加美人成了他的情节。历史上有清官包公,能解决问题吗?乔厂长是改革家,结局大团圆。蒋子龙的《蛇神》写一个漂亮的戏剧演员,一个医生为追求她而离医去戏剧团当杂务。正当他们情投意合时文革暴发,演员被逼死,医生到一深山成为蛇医。后落实政策回到剧团,把原迫害他们的人的妻子占为己有。小说暴露了人性恶是不应该的。

张洁小说写一个已婚妇女,大胆去爱一个已婚男人。有人说没有爱情就没有文学。爱情是一个永远写不完的主题。XXX写的诗歌《将军呀你不要这样做》,大胆暴露共和国将军胡作非为的行为,结果被脱掉军装回去了。有人说他是胆识可嘉,行为笨拙。雷锋日记每看一次都很感人,但看雷锋的电影难受死了。文学要靠形象感人。文学有一种回归现象,走来走去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了。文学作品应该有形象有情节。现在有的作品淡化形象,淡化情节,除了作家的一点儿感觉,什么也没有了。朦胧诗也是一样,不大受亿万人民的欢迎。朦胧诗的出现是对政治诗的一种反叛。

月下看花,灯下看美人,有一种美感,但写多了,那种大江东去的豪放诗歌没有了,有的就是那种“鬓云欲度香腮雪”,婉约太多了!正当朦胧诗读不懂的时候,汪国真应运而生。

诗是贯穿整个文坛的。小说仅出现于南北朝。

王朔32岁出全集,这在中国文坛上是首屈一指的。王朔小说《我是你爸爸》,在上海获奖。这部长篇先给我,我没要。因《当代》要发比较凝重的作品。王朔去年一年就写了一百万多字,非常勤奋。王朔对小说从没有一种神圣感。过去小说讲线性因果律,起因,发展,高潮,结局,这是一般小说的常规。王朔小说不这样,他笔下的人物打破了一体两极的规律,好人好得不得了,坏人坏得无底。现实生活中除个别罪犯以外,都是好坏共存,优缺点都有。他小说中没一个好人,许多人坏到了底。他的语言充满调侃味儿,是北京语言的幽默。有人写文章说他是痞子文学,何谓痞子?流氓也!

他当卫生兵,一个小伙子去给一个大姑娘打针,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同伴写了一篇小说发表了,他不服气,也写了一篇小说,《解放军文学》发表了。后来转业当推销员,81年辞职,没奈何才写小说。

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空中小姐》,开始写了十几万字,给我看,不错,叫他改。他改成40万字。我们给他删掉了4万字,成36万字。后拍成电影,王朔的生活才有了改善。王朔语言诗情未泯,他的小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血》......。

文学发展到今天,态势是比较正常的。现实主义把现实赤裸裸地血淋淋地解剖开来。新现实主义则加上了理性的东西。浪漫主义则有冷峻的东西。传统现实主义中的自然主义,一些作家也有所尝试。刘震云的作品,王朔的作品,都是如此。过去对自然主义的批判是不对的。茅盾的《子夜》借鉴了左拉的作品。自然主义是强调环境的真实,人物的真实,多从生活的本质进行选择。不像传统现实主义多从阶级出发,无产阶级好得不得了,资产阶级坏得不得了。

通俗文学往往认为是地摊上凶杀色情文学,这是一种误会。我们这次到柳州,开车的全是年青的女孩子。文联主席写了一篇此类题材的通俗小说,但不愿承认自己是通俗文学,完全没必要。

张贤亮的作品会发现民族苦难,民族的忧患意识。王朔只写城市青年。如果把文学比成一条大河,那王蒙,张贤亮他们是主流,王朔,刘震云他们只是活跃了文坛。莫言的作品也展示了民族的苦难,展示了抗日战争的忧患。有人说,王朔的作品如果不是对社会主义不满,会写出那样的作品来吗?

下面就大家而言进行几点忠告:一、要耐得住寂寞。二、文学道路太狭窄,太眩目。要有甘于寂寞,不断探索,不要重复别人。

所谓文化小说就是说,小说不是某种政策的化身,某种阶级的图解。毛泽东对文学的评价不能成为定论。他首先是政治家,是诗人。他作为伟人自然可以写在中国的历史上,写在世界的历史上。但他错的就是错的。正如文革一样,他说就是好!好在哪里呢?

还有要多读,不要读那些小说做法的经验之谈,那是骗人的行当,是骗取姑娘感情的。王朔小说多是侃出来的。我打算对侃进行研究。文学名著都是侃出来的。《三国演义》,《水浒传》都是先有话本,后有小说。《渴望》不是侃出来的吗?侃是一种幽默运动,是一种创作。王朔三部长篇,20几部中篇,二百几十万字,多潇洒。有些作家故作高深,正义在胸,充满忧患。一下笔,像啃木头一样的文字就出来了。王朔从不诋毁哪个作家,他认为都是爷。王蒙是学者爷,王朔是侃爷。都是爷,不就平等了吗?

还有是一定要写自己熟悉的生活。苏童除外,她写的多为自己不熟悉的生活。王朔不写农村,他没有上山下乡;也不写兵,他不过当兵两三年。写诗要有真情实感。齐白石云:“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人”。画的东西如果太像了,不就像照相一样了吗?

一次和北岛等人去北戴河,大家说写诗,太阳一团火球,太俗;太阳一块月饼,有意思;太阳一堆牛屎,韵味全无了。写诗要有具象,光有抽象不行。

今天就讲这些,没带讲稿,随便谈谈。即使带了讲稿,讲着讲着,也会讲到旁边去。所以我喜欢随便谈谈。供大家参考。

(内容有删减)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天气好晴朗胡宗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