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生活写春秋+散文+秦益辉

人间的江南四月天,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绿意葱茏,一派生机。扑面而来的微风,携来万物拔节、生命绽放的声音。

春天,菜园子、田垄边、山野丛林中就该多了母亲忙碌的身影:采茶、育秧苗、种菜、摘艾蒿等等。每一年每一天生活里的春秋在忙忙碌碌里就翻开了篇章。

母亲不识字,但是生活中的每一个字她都解读得恰到好处。

(一)有根的日子

2020年初疫情来袭,气势汹汹。返温前一晚,父亲和哥哥使出各自的才艺,硬把母亲为我们准备的所有东西,井井有条地塞得满满当当,用母亲的话来说:“这个疫情还不知道什么个情况,多准备心不慌!”

回温后整理,鸡肉鸭肉猪羊牛肉、羊排猪排等就把两个大冰箱的冷冻格装得满满的,鲜鸡蛋足足有一大水桶,还有咸鸭蛋一桶,萝卜包菜榨菜菜心一大袋......

居家的日子,也是各司其职。上课的上课,学习的学习,一家围坐餐桌前,婆婆总会打趣地说:“多亏湖南奶奶想得周全,满满的一后备箱食物让我们居家隔离的日子也有底气!”

多亏母亲的菜园。

母亲的菜园子不大,据点分散,屋前屋后的空地,山边角落旮旯处,她都能开辟出来,种菜。园子里四季长青着,这波时令菜吃完,下波菜就有,一茬一茬,各色菜,不仅能自给三大家子,还能送给邻居们,甚至还有拿到集市上卖的。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要不误时令,合理利用,提早准备。

年前,哥哥屋前的空地被母亲拾掇出来种上了豌豆,长势极好的豌豆苗急需搭棚笼架,趁天晴,母亲领头干活了。

“走走走,放下手机,今天天晴,都活动活动筋骨,一起搭豆苗架去,还不除草搭架,三四月就没有豌豆吃了!”

说干就干,母亲布置了任务,我负责松土,父亲挑肥浇根,母亲整理好架子签,弟弟负责插签子。

“还莫说,妈妈你还挺有前瞻性的,架子签都准备好了!”弟弟一边从妈妈手中接过签子一边说。

“那当然,秋天的时候,刚好要整理竹林,我就想到了到时候搭豌豆苗用得上!不多想想以后,用的时候再去准备,怎么来得及?”母亲一边扬去竹子上干枯的竹叶,一边说看向我,“这叫做什么来着?辉辉!”

“未雨绸缪!”在一旁洗鞋子的侄女抢在我回答之前应道。

“对对对,脑海里要经常想想以后的事情,要不我的菜园子就会青黄不接呀!”母亲颇自豪地说道。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大片的豌豆苗棚架搭好了,母亲起身捶捶腰,脸上笑开了花。

“哇,到时候开花了,真好看,紫的白的花,绿的叶,想想都好看!”我憧憬道。

“到时候,给你们发视频看,等豆熟了,给你们寄过去!”母亲呵呵笑道。

细细看,眼前不就绿意赢眼,花枝招展,蝶舞翩翩了吗?

乡下的日子,有向下扎根的沃土,也有向上生长的执念,就像母亲园子里的每一株菜一样,都并行于时令,有现在,有未来,有生机,有活力!

母亲的未雨绸缪。

日子的熠熠生辉。

都有根!

 

(二)清清洁洁的白菜

小时候,餐桌上永远有白菜的身影。

在农村,最不缺的就是白菜,随便哪个地方,除去杂草,平整土面,撒上白菜籽,浇上水,如果气温低,盖上一层薄膜,一周左右就有小白菜吃,待长大个点,就移栽到菜地里,让它们长成大白菜,一开始是一层一层撇来吃,待到冬末春初不怎么长叶的时候,白菜就会抽薹。

白菜薹不仅是记忆中的美味,样子还妩媚。园子里,整齐的菜垄上,白菜菜薹就那样亭亭玉立地站在阳光里,叶瓣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叶茎上,托着含苞欲放的菜花苞,有的泛着点点鹅黄,有的黄得灿烂。

白菜生命力顽强,只要有个分支就长一根菜薹,摘了以后还长,直到来年立春以后,所有的营养倾尽,身上的全部细胞开始迅速老化,抽出的菜薹也瘦骨嶙峋,一失以前的鲜嫩才不食。但那时候它们还不忘竭尽全力,牺牲自己,为人们呈上金黄黄的菜花,引来蜜蜂,招来游客,游客们往那黄灿灿的菜花里一钻,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这样的阳春三月,这样美滋滋的心情,好像才不负它们曾经的成长。

蜜蜂采蜜后,花瓣凋零,就到了白菜打籽的时候,留出来年的菜籽后,剩余的就可以榨油,菜油很香,但是因为没有脂肪,油水少,在肉食相当少的年代,一般都不吃,因为容易肚子饿。但是在现在却是难得的纯绿色食品。

所以从入秋直到来年三四月,白菜是不会断的。现在,白菜一年四季都碧绿在我们的生活里。

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纳闷,明明我们吃的是青颜色的菜,为什么都称为白菜呢?我问过母亲,母亲说多吃青菜没有病痛,百病除,身体好,所以就取谐音称白菜了吧。母亲的解释我当时是信以为真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青菜又叫小白菜,颜色深绿,属十字花科白菜变种,它有补骨髓、壮筋骨、润脏腑、利脏器、益心力,去结气、清热止痛,强身健体、保持血管弹性、润泽皮肤、延缓衰老、防癌抗癌的功效,青菜菜薹更是营养价值极高,对于发育期的孩子来说,是补充必须营养的最佳途径之一,于是人送美名“抗癌蔬菜”。

“百菜不如白菜”。

我知道源于那次的积食,上高二那会,学习压力大,加之在校很少吃蔬菜,上火很厉害,积食了。母亲得知后,什么都没有说,挎着菜篮,疾步到菜园,拔回大白菜,开水一烫,让我就着茶油连续吃了两天,莫说,还真的有奇效。至此,母亲的牵挂里就多了这一条。以后,每次吃白菜总会想起母亲种白菜时流着的艰辛的汗珠、看我们吃白菜时满足的微笑、为我煮白菜时脸上挂着的种种焦急.......

叫白菜为青菜,在我的记忆中,每年就只有唯一的一次。正月初一的早餐,也就是每年的第一顿饭,那时候的青菜叫青菜。母亲总是一边给我们夹上青菜一边说“喏,吃青菜,一年里身体清清洁洁,健健康康!”这时候的青菜就寓意“清清洁洁”。每年的第一口吃食一定是母亲微笑着虔诚地给我们夹的青菜,至今思来,依然那样碧绿碧绿着!

一天一天,一顿一顿,一口一口......白菜就这样被我们吃进了成长的岁月里,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清清洁洁!

 

(三)今心为念,念念不忘

老家的秋天,总是那样不热不燥,风轻云淡,就像井井有条忙生活的母亲一样,一切都是那样熨帖自然。

“空阔透天,鸟飞如鸟;水清澈地,鱼行似鱼”。屋檐下的那巢燕儿们,应该已经打包好了行礼,在往北飞的路上了吧!夏尽之时,它们就应该携妻带儿女,浩浩荡荡地开始迁徙了。

发现有燕巢的时候,已经有几个连成一片了,我数过,四只燕子是常住人口,偶尔有朋友“造访”。

每年早春之时,特别喜欢看它们衔泥补巢筑巢的忙碌场景,一条条树枝,一根根野草,一粒粒泥土,一片片叶,在早春微润的天空中飞来飞去,就这样开始垒出它们一年在南方的温暖时光,颇有“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的幽雅意境,亦如“一年之计在于春”一般,春播耕种,忙忙碌碌出一年的所有希望。

夕阳下山之际,炊烟袅娜,倦鸟归巢。

特别感动于这样的画面:巢里,小燕子探身巢外的叽叽喳喳声,应和着归巢的家禽鸡鸭声,互动声中我们总能投去担忧(忧其掉下)和牵挂(是否饥饿)之情,这样的忧虑中总能被在厨房忙碌的母亲看出来,“没有关系的,燕子妈妈一定能听到呼唤声的,不用挂念。”母亲一边用围裙揩揩手,一边说道,眼里是满满的慈祥。

关于燕巢,我听父亲说过,新屋刚建不久,就有燕子来我家堂屋前的屋檐梁柱上灯座旁边安家,一点一点新泥开始,时值早春,天还微寒,当时父母担心巢干得慢,担心小燕子怕冷,又很急切想为燕子们点盏回家的灯,所以他们做了一件我至今忆起仍觉温馨无比的事情:把灯亮了十来天,无论白天黑夜。

事实上,燕儿们硬是欢腾出了一片天地。不仅如此,燕儿们的生活粪便,落地不仅不干净还影响“视容”,父母干脆趁势垒出了一个花坛,说是花坛其实就是用砖块水泥砌成的花盆,放上泥土,混着从天而降的肥料,埋上几枝月季花,就能喧闹出一片鸟语花香,母亲说花鸟相映成趣,这样才热闹,才喜庆!巢下月季花开,檐上鸟语相鸣,它们用它们的语言相约每年的重逢。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每到早春,异地他乡,心中升腾起来的牵挂总会酝酿成浓浓的遐想:燕巢今年又会多几许?梁间的呢喃声又声声几许呢?历经南北迁徙的它们,在纵横交错的经纬度上,如何精准地找到茫茫人海中那屋檐下的“家”呢?我想它们一定自带定位系统,那定位系统的设置一定是心心为念,念念不忘的那个叫“家”的起始点。要不,春去秋来中,巢不换,燕定归,是如何如此的精准呢?

今心为念,念念不忘,未来可期,必有回响。随时随处,我们也需定位那个“家”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凝结了精彩生命的爱的呼唤语言;因为那里,有所有念念不忘的回响;因为那里,有清清澈澈的爱的泉源......

 

(四)只为一个念想

窗外,阳光依旧暖暖地打着转,伸着懒腰,丝毫没有退场的味道,也好,今年寒冬应该不冷。我这样自顾自絮絮叨叨的时候,手机短信再一次响起:

“今天自愿参加献血的老师注意了,带上身份证,吃好早餐,八点校门口集合,准时出发,前往区府。”

每年,我都会自愿参加献血活动,不是为了每年生日的时候,定时按时发来的那一条生日祝福,也不是每年献血后定时发来的那条说我献的血已用于临床的感谢语,当然,每次接到这两条信息的时候,内心还是挺自豪和愉悦的。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每年这样地坚持只为一个念想。

小时候,家里并不很富有,那时候赚钱的门路并不多,但要强的母亲总能开发出各种补给家用的“赚钱”方法,除了种时令蔬菜外,母亲还会采摘茶叶、晒干菜等等拿到市场卖了贴补家用。

突然有一天,母亲打断写作业的我,一本正经地问道:

“辉辉,你读过书,你知道献血对人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吗?”

“人体本身有造血功能,献血对身体也有一定的好处,能促进血液循环......但是不能多献。”我记得的是当时刚好生物老师说到过这个知识点。

没隔多久的一个早上,四点多点,母亲就早早起来忙开了,说要和一个邻居阿姨一起去献血,因为要去市里,路远怕肚子饿,得知献血又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因为怕检查不合格,一边交代我和弟弟的早餐情况,一边随意吃口白开水泡饭就出发了。

每次献血回来,母亲总带回些好吃的,但是我却总是难以下咽。

因为母亲说,虽说是自愿献血,但是也会给四十块钱的。四十块,在当时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呢!在我看来,这就是变相的在卖血。我劝说过母亲很多次,不要这样做了,身体吃不消的,因为父亲在外做点小生意,母亲是家里的出力大户。母亲只是笑而不答地说,没有关系,说她的身体强壮的很!

因为辛勤地劳作,加上并没有营养的补给,母亲献几次血后,还是明显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再渐渐,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渐渐淡忘了。

读大学那会,学校来了一辆献血车,我出于好奇想知道自己的血型,加上也想体验一下当时母亲起早贪黑去献血的心情,我献了第一次血。

当我无比开心自豪地把献血证给母亲看的时候,母亲若有所思地说:

“其实我们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叫献血,就是卖血,那些人低价买我们的血高价卖给需要血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需要钱,我也不会要钱的,直接无偿献给需要血的陌生人,该多好,反正血还可以再生,拿钱还玷污了献血两个字。”母亲看着鲜红的献血证,陷入了沉思。

无偿献给需要血的陌生人,该多好!我记住了这一句话。我想换做现在,母亲依旧年轻的话,她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加入我们今天自愿献血的行列。

每次献完血,我脑海总会闪现那个消失在昏暗灯光圈外的母亲的身影。

是的,真的不为其他,很多时候,我们坚持做一件事情,也许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生活,更多的是只为一个念想,就是自己身体还行还允许献血,并且自己献的血还能用到临床上,免不免费不知道,只是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免费地给素不相识的人用的话,或许更显出血的无价吧!亦如母亲朴素的念想一样,“直接无偿献给需要的陌生人,该多好!”

为了每年的自愿献血,为了能让我的血对陌生人能更多的发挥点小小的余热,我坚持锻炼。真的不是为了“献血光荣”,真的仅仅只为一个念想,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念想,一个让爱流淌的执念!

 

前几天,打电话叫母亲来温州住上一段时间,她说园子里的土豆快要收了,还养了百来只鸭子,也离不开人,还有......

也是的,母亲属于忙碌而又平实且有根的生活。

我不喜欢夏天和冬天,家乡的这两个季节,一个太热一个太冷,母亲的腿脚怕冷畏寒,大夏天不能吹空调,难受得很,大冬天干活太冷,手经常冻僵硬,这也是身在异地他乡的我心头永远的牵挂。

要不,你看,熬过冬天便是春,在生活的春秋里,母亲忙碌的身影,又该给予我们多少生活的最底气呀。

母亲总是用她的身体力行,诠释着我们一生追求的幸福,告诉我们所有的幸福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在每一个未雨绸缪中自然而然来到的当下,眼中有风景,碗中有吃食,身边人健在,这是何等高贵的幸福标配呀。

生活是一本书,母亲虽然不识字,却总能把生活这本书写得这么有精度、有深度、有厚度,还有春秋风味。

 

【作者简介】秦益辉,女,新温州人。最喜闲时读文写字,赏花跑步;最乐文字涂鸦,为心絮窝,为生活蓄能;最愿借书之光亮心,借字之力渡己。

阅读,是灵魂的放大镜;生活,是写作的源泉。阅读中拾柴,写作里燃烧,欣赏平凡岁月里的日出日落,静享岁月安然,不动声色地成长。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秦益辉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秦益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