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乐的回忆(捌拾肆)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青梅已许人的消息不知是怎么传遍油茶村的,事实上,人们熟知的那些所谓的秘闻都不知道从谁,从哪里传出来的,久而久之,人们觉得既然事情已经知道了,那就是天老爷的意思,心里剩下的一丝异样也会消失殆尽。

自从前几日的事情发生后,青梅变得更加沉默了。以前,早上青梅一起来就会披着散乱的头发催小乐赶紧起床,就像小乐的闹钟一样。等小乐好容易睁开眼,她又跑去提着个缺了一截的木桶,在摇井那里摇出大半桶水,拎到枣树下,枣树下有一锑脸盆,她把木桶和脸盆并排放着。

青梅手叉着腰,喘了口,朝着屋里大提着嗓子喊道:“小乐,起床啦!”

小乐洗把脸后,会拿着瓢帮她淋头发。青梅低着头,整个脑袋差不多都埋进了脸盆里,她乌黑的头发长而顺,有一种天然的好闻的香味,跟她一样,是自然的清香。这是小乐喜欢干的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青梅雪白的后颈吸引了他,发与颈,黑与白,在青梅的头上那么的清晰。

少年对美好事物的爱慕是没有任何理由的,那是心底迸发出来的情感,抑制不了,而又纯洁无暇。

青梅来到油茶村后,她很少再扎辫子,可能是时间的原因,可能是做了教书匠的原因。每个人都有一瞬的成熟标志,经历过苦难后的青梅不再扎麻花辫就是她进一步成熟的标志。

可是,这几天的青梅起得很晚。小乐去上学前,他会在青梅的房门口看一眼,看到青梅姐还在床上睡着,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知道青梅的心情一定糟糕透了。

秋奶奶会给青梅送吃的进来,有时是一声不吭的就放在桌上,有时会随意安慰她几句,即便没有任何作用,她还是这样做了。她也不觉得青梅太过脆弱,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太知道人的心思。

国珍也过来看过一次青梅,她知道怎么劝青梅,只是握着青梅的手握了好久。她是个有着十足同情心的人,青梅经历的她都没有经历过,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青梅。

周子先和李景平一直没有过来,一是学校事情多,二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人的弱点就是爱逃避,以为什么都可以躲得过去。

令人意外的是二流子中间也来看探望过,他打着是来看秋奶奶的旗号,顺便送了一直刚从山上打的野山鸡。他一直知道秋奶奶从不吃荤,更没说是野山鸡。秋奶奶对于他的心思很清楚,可是秋奶奶没有拒绝。

青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觉得心里有个什么东西堵着,堵得她心慌,喘不过气来。她不是一个懦弱的女孩子,正因为这样,她的羞耻心比常人更重,当这件事人尽皆知时,她觉得自己会被瞧不起。在别人眼里,她不再是干干净净的、清清白白的那个青梅了。尽管油茶村的人没有一个人这么去想她。

油茶村的人对她有的都是同情,还有对她舅家的憎恨。油茶村的人都希望她这么好的一个人应该得到一个好的归宿。他们喝着青梅教他们酿制的青梅酒,心里有愧,愧的是不知道怎么解救这位好女子。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李成贵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