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故乡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我的家乡位于四川宜宾,一个多山近水的小城市。在夏日期间我回到了那儿——宜宾市叙州区。事实上我早已挂念许久,我自八九岁到佛山读书生活,两三年才得以回去一次,而每次回到家乡总能令我感慨于它的巨大变化。

依稀在我上一次回到宜宾时,家所在地还名为宜宾县,但这次回去时,父亲却告诉我此处已改名为叙州区。我步行在似是熟悉的街道上,却深感陌生:周边原本低矮的平房大都变成了不算甚高的小楼房,看不出当年的风尘,甚至还出现了几栋屹然刚刚竣工的高楼,这对于西南一带不甚发达的小城市而言已是非常大的进步了。金沙江的一端在此地经过,水波粼粼,它一如既往的热,奔腾似火;也同样的冷,绽放丝丝凉意,抚平盛夏的焦灼。

这是一个富有生活气息的小城市,我们在凌晨回到了这里,万籁俱寂、静谧无声。马路上的霓虹小彩灯还亮着,街边隐隐撒出几点零星的灯影。街上三三两两慢行着的几个工人似是夜班刚倒完,慢悠悠走进不远处一家还亮着灯,也不知是早起还是晚睡的店家。于是我们便跟着他们的步子进了去,这是一家很有现代气息的面馆,挺有温馨的氛围,但与我记忆中的老面馆已是完全不同了:袋装的面条、团子、醪糟,面条一如既往的大碗,料也很足,味道虽然还是很好却总让人感觉少了点什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开始忘记了小时候公交站街边的小面摊、小学门边两块一小碗的麻辣烫、也忘记了曾走过无数次的回家的路。想来是街边整改的缘故,已不见当初那街边的小面摊,看不见那摆在泡沫箱上一桶桶的浓郁面汤,听不见早晨六点半那熙熙攘攘的吆喝声。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夏天的太阳总是起的很早,但人起的往往更早。天刚放第一缕亮,父亲就叫醒我去江边散步,我们从街道走到大桥,见到一栋栋新起的高楼,桥下是流淌着的金沙江,江上几只小渔船停靠在江中,虽没有江枫渔火对愁眠的诗情画意,于我而言,仍是有了几分故乡的味道。

这边的生活气息倒是比佛山更浓,街边有头发花白的老爷爷推着小推车载着手工醪糟在街边售卖,周遭的卖红糖凉糕,香卤凉菜的也不落下,招揽着客人,街边飘散着香气。

我和父亲路上走着,忽然间他遇见了相识的老舅,于我而言则是毫无印象了,他应该属于我爷爷辈了,与我也不甚相识,不过我依然是得一口一个舅公的叫着,对老人辈分的尊敬是应该的。又走过一段路,却又是遇见了大伯——这城市实在太小,每每走在大街总能遇见许多旧相识,这并不奇怪。

招呼在路边就打完了,又去吃了一碗面后我们开始在小路上散步,这里的大多数商铺还是一样的老旧,见不到什么年轻人,听我大伯他们说:堂姐她们那一些年轻人也去成都或重庆工作了,大家都不愿留在这孤独而又忧郁的城市——上世纪的酿酒业工业与盆地山形让这里总是阴晴不定,每每洒下些许细雨,但不知怎的,我却偏爱这儿的多阴多雨,我感到平静。

路上走着的大都是年迈的老人,少数的中年男人也在清晨面显疲倦,想来是昼夜倒班的缘故,此时他们疲倦且自由。这儿的经济并不发达,两三千便是不错的薪资了,自然物价也便宜起来,只是无论在何处的人们都一样有着辛苦的生活,日夜操劳于生计,不胜繁杂。

父亲带我走过我曾读过的幼儿园,我早已记不清了,如今的那里荒凉且破败,杂草丛生,年轻人都离开了这座城市。看见不算高的围墙传来练兵的呼呵声,似乎这座小城又保存了一丝活力。我和父亲在街边的小摊上买了些纸钱鞭炮和蜡烛,准备在下午祭奠已故的爷爷。奶奶并不与我们一起去了,山路崎岖且湿滑。我父亲开着车兜兜转转去到了比这小城更偏僻的小镇,低矮的古建筑与茶馆遍布于此,这儿是爷爷和奶奶生长相识的小镇,街道很窄,生活很慢,封尘着古老的痕迹。

驶过小镇的一侧我们到了一片水田,有水牛在耕作,也有捕鱼人在网鱼。这里的路已经见不到太多现代的痕迹,前方是一片竹林,在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后我们去到了四舅公家,父亲塞了烟和一些路上买的雪饼给他,他也热情的招待我们。我们拿上东西就进了后院竹林深山,在爷爷的坟前请了野草,烧了纸钱蜡烛,与他诉说我的大学期望他在天之灵能略感欣慰。大伯说近些年对鞭炮燃放要求严了,必须燃尽熄灭才能离开,于是我们三人便伫立在石碑旁,静静看着袅袅青烟升入半空,隐入尘烟。临别时四舅公捉起两只鸡放进了车的后备箱说让我们尝尝正宗散养走地鸡的滋味。虽然四舅公远离了大城市,也不用手机电脑,但他的生活在乡村里依旧充实,每个人习惯的生活都不一样,也并非所有人都热烈追求快节奏生活。我们的人生都一样长,有趣且无趣,为了不同的目标而活着。

不多时我们回到了县城里,一切似乎又回复到了那片忧郁的天空,我看见街边售卖凉粉与红糖小糍粑的老人数着手里以分为单位的小额纸钞悠闲地露出微笑,看见刚下班的工人勾肩搭背,欢声笑颜,在夜幕将至的小城市,大家都是早早作息并不有太多夜生活。回到了家,奶奶早已做好丰盛晚餐等待我们回来,新闻联播熟悉的转场声从电视飘出,温馨且少有的熟悉。

习惯了快节奏大城市的生活,似乎一切匆匆,但这里没有一眼望不尽的高楼,人们慢悠悠生活着,却也一样为了柴米油盐、父母子女而辛勤工作。这沉寂在群山里的小城市,虽舍弃了繁华万千,却拾得宁静依然。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一点都不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一点都不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