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猷阁直学士王序的故事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徽猷阁直学士王序

(下)

 

胡宗杰

 

 

京兆府路安抚使

 

朝廷花大价钱收回了燕云六州,王序也得到了封赏。他以徽猷阁直学士身份,被封为京兆府路安抚使兼京兆府。

坐镇西安,管辖长安、咸阳、临潼、樊川、兴平、武功等13个县。成为一方大员。

宋徽宗大观四年,张商英弹劾蔡京只知讨好君上,误国误民,蔡京又一次罢相。其时张商英在朝廷威望甚高,众官咸服,于是被任命为宰相。张商英改革弊政:改蔡京施行一枚大钱当十枚小钱的作法为当三小钱,以平定物价;印交子(钞票)以当铜钱便于商旅携带;改江浙一带漕运仓储中转换船为直接运京;劝徽宗节华侈,息土木,抑侥幸。徽宗有些忌惮他。徽宗正在修葺升平楼,告戒主持修建的人,看见张丞相的随从到来,一定要让那些工匠躲藏到楼下去,等他的车马走过之后再动工修建。可见张商英改革效率之一般!当然威高震主,绝对也是干不长的。

这时的王序也成了朝廷重臣。为父亲平反昭雪是他多年的心病。他趁此机会上奏朝廷,请求恢复父亲王梦易的名誉。皇上准奏,追赠王梦易为通议大夫。朝廷拨专款为他按大夫体制修建坟墓。王序请求宰相张商英为父亲撰写碑文。张商英也欣然答应。待一切准备就绪,皇上命王序为钦差大臣,回家为父亲王梦易举行安葬典礼。王序会同四川各路、州、府、县,以及周围的父老乡亲,为父亲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终于实现了母亲带着他兄弟二人跪在父亲灵柩前发的誓愿。

回到京兆府任上,成了一方大员之后,手中有了生杀大权,说话办事能作数了。他还是想做出一点儿政绩,为治下的老百姓办一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这时,蔡京又再度为相,在全国施行民政救助措施。王序马不停蹄,视察了所属的十三个县的社会治安,军队驻防,农田水利设施以及民众生活。发现许多鳏寡孤独,乞丐、残疾、弱智、伤残老人,和因贫困被父母遗弃的婴儿,以及因灾因病致贫的人。他们生活无着,无所归依。病了没钱医,死了没人埋。王序下令由府上拨专款设置居养院,专门收养那些生活无着的人和救济因灾荒、战乱逃难的难民;设立安济坊,医治那些无钱医病的人;设立漏泽园,掩埋那些无亲无故,无人办丧事或办不起丧事的穷苦百姓。

蔡京也认为王序的措施得力,办法不错,于是下令全国推行。这是几千年封建王朝第一个全面进行社会救济的有力措施。对于缓解流民集聚,走投无路,铤而走险的大规模起义活动,有一定的疏导预防作用。所以以后的元明清各代,都施行此法。可惜好景不长,北宋王朝亡国破家的灾难即将降临。

宣和五年(1123)八月,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病死。他的四弟完颜吴乞买即位,是为金太宗。他登基不久,就下令将辽朝降臣和燕京居民远徙东北。燕民不愿背井离乡,过平州时,私下鼓动原属辽朝,后来被迫降金的平州守将张瑴(jué)叛金投宋。张瑴与翰林学士李石计议后,与金公开决裂,拒不执行金朝的命令。派人迎奉辽朝天祚帝之子,企图复辽。同时,他还派李石向宋朝表示归降之意。徽宗心动,以为可以藉此收回平州。赵良嗣认为宋朝不应违背和金朝订立的盟约,失去信用而自找麻烦,建议斩李石以谢天下,徽宗不听。张瑴便以平、营、滦三州降宋。

正当张瑴出城迎接宋朝皇帝的诏书、诰命的时候,金军统帅完颜宗望率军前来征讨。张瑴仓皇逃入燕山郭药师的军中。他的母亲、妻子全被金军俘去。张瑴的弟弟见老母被捕,转而投降金朝,交出了宋徽宗赐给他哥哥的御笔金花笺手诏。金朝掌握了宋朝招降纳叛的证据,移牒宋朝索要张瑴。

宋徽宗指示燕山府安抚使王安中不要交人,在金人催逼下,王安中杀了一个貌似张瑴的人顶替,被金人识破,声称要举兵自取。徽宗怕金人兴师问罪,密诏杀死张瑴及其二子函送金人。郭药师对宋朝出尔反尔、薄情寡恩的做法十分寒心。他愤愤地说:“若金人索要我郭药师,难道也交出去吗?”从此,郭药师统帅的常胜军人心瓦解,不愿再为宋朝效力卖命了。这也为金兵南下时,郭药师降金,转而攻宋埋下了隐患。

金朝在消灭了辽朝残余势力,统一了全辽之后,于金朝天会三年,也就是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的十月,金太宗任命谙班勃极烈、完颜斜也为都元帅,统领金军,分东西两路,向宋朝进军。金兵首先攻占燕京,郭药师投降,然后带领金兵渡过黄河,逼进北宋首都汴京。 此时,44岁的宋徽宗赵佶赶忙传位给他26岁的儿子赵桓,是为宋钦宗。他自己则带着蔡京、童贯急忙南逃。

宋钦宗赵桓即位后,改元 靖康。在群臣对误国专权的蔡京、童贯的声讨声中,宋钦宗将二人一贬再贬。起初贬童贯为左卫上将军,再贬为昭化军节度副使,发配到英州、吉阳军。还没等他走到英州、吉阳地界,朝廷又下诏历数他十大罪状,命监察御史张澄沿他所走路线,到途中斩掉他。张澄追到南雄将童贯斩首。他的头被带回京城悬首示众。

蔡京开始被贬为秘书监司南京,接着再贬为崇信、庆远军节度副使,衡州安置,后来又迁徙到广东北部的韶州,再迁到海南岛儋州。可惜他刚刚走到潭州(今湖南长沙)就走不动了。他当了十几年宰相,富可敌国,身上带足了金钱,但沿途的老百姓非但不卖给他一杯茶一碗饭,反而恶毒地咒骂他。于是他感叹道:‘京失人心,一至于此。’穷愁潦倒之际,填了一首《西江月》:

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

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

最后饿死在残破不堪的崇教寺中。死后没有棺材,仅用破布裹尸,埋入了他倡导修建的专门收葬贫病无家者的漏泽园中。他的子孙大部被杀被流放,结局十分凄凉。

金兵大败宋朝各地赶来的勤王之兵后,迫使宋朝订立城下之盟。钦宗赵桓万分恐惧,同意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之地,并增加每年进贡的白银,才求得金军退师。

但金兵并未走远,很快回师再犯。靖康元年十二月一日开封被金兵攻破,宋钦宗正式在城外上降表。献上一百万锭和银,五百万锭的犒军费。结果还是被诱降至金帐,俘虏徽、钦二宗及皇族、后妃等三千多人,千里迢迢地被押往金朝大都会宁府。北宋灭亡。

靖康之变时,王序仍坐镇京兆府。管理着所辖的地盘,没有受到金兵的蹂躏。南宋王朝建立后,宋高宗建炎三年,王序被任命为凤翔知府。

金兵在虏走徽钦二宗之后,分两路大军妄图一举消灭南宋王朝。西路大军在吴玠吴璘两兄弟的抗拒之下,未能踏入四川半步之地,彻底粉碎了金兵占领四川,沿江东下的企图。东路大军也遭到宗泽、岳飞军队多次打败。而这时兴起的蒙古王朝,很快强大起来,并和南宋朝廷联合起来,彻底推翻了金朝。金朝的皇子王孙,被斩杀殆尽。后宫妻女,被蒙古军奸淫掳掠。北宋王朝覆灭的遭遇很快报应在金朝后代子孙身上。天理循环,累试不爽!

王序在金兵南侵,凤翔失守之后被罢官。回到荣德县,(今荣县)在城北双溪汇流之处,修建了一座横溪阁。呈列皇上多年来的诏书诰命。也将历来和达官贵人交往的诗词书画悬挂四周。俨然一座藏品丰富的博物馆。可惜在几百年的朝代更替,兵荒马乱之中,损失殆尽,一点儿影子也找不到了。横溪阁几百年间也成了荣县的名胜之地。陆游署理荣州时,也登上横溪阁填了一首沁园春。这是他上万首诗词中仅有的三首沁园春之一。现在此地建成了烈士园陵。横溪阁连半点儿影子也找不到了。据说解放初还能见到一些横溪阁的建筑。

南宋时期的史官李心传,在他的《系年要录》中评论王序,说他投靠太监童贯而升官,四川人都鄙视他。我认为,童贯为三军司令,他当随军转运使,交往肯定不会少。童贯当了20多年的总司令,权威赫赫,朝廷官员有几个能不和他交往呢?况且,王序的升迁,完全是向太后,宋徽宗一句话的事。宋徽宗不全靠向太后全力扶持,他能当上皇帝吗?是童贯提携王序来讨好徽宗向太后呢,还是王序巴结讨好童贯来求升迁啊?恐怕还是前者说得过去一些。至于说张商英是“驵侩 zǎng kuài(市侩,亦指唯利是图,庸俗可厌的人)人也,专噬正人,至乞毁司马光冢,”王序不该求他来给父亲王梦易写墓志。我认为,将司马光毁棺鞭尸的主持者是哲宗赵煦和宰相章惇。司马光当政时,没有把哲宗放在眼里,什么事都是和高太后商议。哲宗皇帝曾抱怨说,每次商讨国家大事,都只看见司马光等人的屁股。他们从来不面向皇帝,不征求他的意见。再说,政治斗争历来是你死我活,十分残酷。司马光在高太后的主持下,对王安石革新派的斗争,又何曾手软过。章惇、张商英等人被贬岭南,是具体的受害者。他们重先上台后不予以报复,恐怕也不太近人情。

何况司马光当政时,不单是对革新派进行无情打击,还将大遍国土拱手送给西夏。卖国行径,尤为可恨!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在王安石指挥下,宋熙河路经略安抚使王韶率军进攻吐蕃,收复河(甘肃临夏)、岷(今甘肃岷县)等五州。拓地2000余里,受抚羌族30万帐,建立起进攻西夏地区的有利战线。

王安石下台后,司马光改变了王安石的抵抗主张。西夏统治者在哲宗继位后,派使臣勒索兰州、米脂等边塞。司马光满口答应,并指责那些不赞成割地的大臣。将宋神宗时官兵们用生命夺取的土地,无偿送给西夏。这是一种典型的出卖国土、妥协苟安的行为,是一种犯罪。虽然宋朝实行弥兵政策,一再命令守边将士不要妄动,可是西夏反而认为宋朝软弱可欺,不断进攻兰州等地。这些作为恐怕也是他咎由自取的原因之一。不过,司马光凭借一部《资治通鉴》和他的许多优秀诗文,瑕不掩瑜,把他的许多失误都掩盖过去了。

至于指责王序不该求冯澥为母亲写墓志。冯澥首先参元祐皇后,排挤李纲,又当了金朝扶持的傀儡皇帝张邦昌的臣子。元祐皇后是哲宗皇帝的皇后,两度被废,出家当了尼姑。也正因此躲过了金兵的掳掠,成为创建南宋朝廷的功臣。冯澥上奏徽宗,反对迎回元祐皇后,主要是吸取宫中帝后党争的现实。宫中已有向太后,又有皇帝的生母朱贵妃,再迎一个孟太后回来,是否会使宫内又多出一些矛盾来。至于说冯澥当了张邦昌这个傀儡皇帝的臣子,张邦昌完全是在金兵逼迫之下,勉强答应的。他自己从来没有当过一天的皇帝。他拒绝金兵留下一万军队为他保驾护航的建议,金兵一退,他赶忙到尼姑庵迎回元祐孟皇后垂帘听政。将皇上玉玺和梦皇后旨意送到康王赵构那里,叫他称帝。赵构登基后,封张邦昌为太保,奉国军节度使,同安郡王,又擢为太傅。可见宋高宗 赵构没有一丝一毫怪罪张邦昌的意思。后来在大臣们的弹劾下才极不情愿地将张邦昌赐死。

冯澥回到南宋朝廷后,高宗任命他为资政殿学士。最后死在这个任上。再说,王序请他为母亲写墓志是在靖康之变之前。谁能知道以后的历史变迁呢?正如白居易诗云: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材需待七年期。周公恐惧留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笔者认为,指责王序请张商英、冯澥为父母亲写墓志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根据李心传的记载,王序曾向晏殊学诗词,晏殊的词为两宋之冠,王序的诗词也不会差。可惜他的雅歌两集没有流传下来。南宋时期的李心传都没有读到,我们现在更加无从知晓了,遗憾!可见,未能刻板印刷成书,仅凭作者手书的孤本集子,是很难流传下来的。

王序熙宁五年(1072)生,字殷彦。以宋宣祖讳弘殷,改为商彦。累官至银青光禄大夫,徽猷阁大学士,文安郡开国侯,食邑一千四百户。绍兴六年(1136)卒。享年64岁。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