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乐的回忆(捌拾贰)

眨眼间,秋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天气逐渐地寒冷起来。油茶村的老香椿上停留着一群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乌鸦,它们没事就得叫上几声,像是告诉人们严冬就要来了!

旭日小学已经放假了,学校里空荡荡的,周子先的心里也是空荡荡的。村里也没有事情可做,孩子们放了假,周子先就更没事可做了。他站在学校的门口,抬眼看向村里的山,山里有一群人在山上砍柴,隐隐约约似乎可以听到他们的谈笑,有孩子,有妇女,还有老人,不知说笑些什么,不过看样子,很欢快。

周子先又看向黄泥坳,半坳上有两个人,仔细一看是两个公安的人,周子先有些好奇,不知道村里谁犯了事还是怎的,他锁了门,赶紧跟了上去。

青梅正在院里喂着鸡,李景平气喘吁吁地进来说:“青梅,不好了,出事了。”

青梅吃惊地问:“出了什么事?”

李景平着急地说:“走,去队里,来不及细说。”

秋奶奶刚出门,见李景平慌乱的样子,又问:“李景平,出了什么事?”

小乐和瑞雪在屋里,听见他们说话,也出了门来看。

李景平说:“先别问了,青梅,赶紧跟我走。”

青梅只好跟着李景平走,小乐和瑞雪也跟在后面,秋奶奶看他们都去了,锁了门也跟着去了。

几个还没走多远,周子先遇见了他们,李景平拉着他一块也去了。

老张和小路在田埂上放牛,看着一群人先后往一个地方去,有些不解,又不好意思拦下问。秋奶奶走在最后面,老张问她:“出了什么事?”

秋奶奶说:“我也不知道,这不跟着去看看吗?看李景平的样子,肯定是不小的事。”

老张说:“那我也得跟着去看看。”

秋奶奶问:“你的牛不放了?”

“牵着去吧!”

不一会儿,所有的人都到了队里。

早有两个公安的人在等他们。

一个问李景平说:“怎么这么久才来?”

李景平说:“离这还有点远呢!”

另一个又问:“哪个是张青梅?”

青梅说:“我是。”

“你是张青梅,你是不是古灵道佑村的人?”

“我是,我们村发大水,村子冲没了,我到这投靠亲戚来的。”

正说着话,秋奶奶和老张他们都来了。秋奶奶看见他们在问青梅,马上过来说:“同志,这姑娘可是好人,你们找她做什么?”

那两人笑着说:“大娘,不是姑娘犯了什么事,我们就是来找人的,问问她情况。”

“景平同志,我们就来询问下情况,怎么把人都招来了,连牛也跟过来看热闹。”,一人指着老张手里牵着的那头牛说。

李景平转过身说:“你们都回去,秋奶奶你带着小乐回去,容后跟你说。老张,你牵着牛来搞什么鬼,这里有草吗?快带着小路走。小崽子,你躲什么,老子早看到你了,你娘还在找你,滚回家去。”

众人也是无奈,只好纷纷散了,秋奶奶说:“景平,你可好好看着青梅,完了,来跟我说到底什么事?”

李景平送着她说:“放心吧!没事。”

秋奶奶不安地和他们离开了队里。

待他们走了后,两位才说:“早几个月,我们接到市里同志的一个案子,说是人口失踪,失踪的人就是张青梅。报案的人是她舅舅。我们在县里找了好几个月了,昨天得到消息,听说她在这里,所以我们过来看看。”

青梅听了,脸都白了。

“我不回去。”

那一位说:“姑娘,你不回去不行,我们听说你是逃婚出来的?对方的人正告你舅舅呢?你得回去把情况搞清楚。”

青梅急得哭了,说:“我不嫁。他们是把我卖了。对,他们是把我卖了。他们卖人,你们得管啊。”

“姑娘,你冷静下。”

周子先知道青梅的事迟早还有麻烦,他跟李景平都不想隐瞒,但是他们也是人,心也是肉长的,他们有私心,他们跟张世友一样疼爱青梅,他们不忍心看到青梅受到伤害,那桩不公平的婚姻就是对青梅的伤害。

天逐渐地阴沉下来,像是要下雨,又像是要下雪,青梅嘴里呼出的白气,像烟,像雾,一霎那消失在空中,像幻想破灭一样,悄无声息。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李成贵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