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万物萧瑟》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 吴畏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柳树还很倔强,它不抖落身上的衣衫,只凭借风的力气来脱去,杨树却没那么幸运,因为它的衣衫结构都很偏厚重,叶码偏大,目标就大,重力加速度就,大。所以,它脱衣服的速度,必须用光溜溜来形容。

李翔此时没心情留心外面的限制级名场面,他的内心也在一片一片掉落着,心碎的声音就像煮茶器那沸腾的声响,“鼓隆隆鼓隆隆……”,他本来,也可以不心碎的。

厂办技工学校毕业,靠着不俗的文字能力,他历经工人、厂报编辑、厂办电视台记者、编辑,终于爬到了编辑部主任这个位置,用了十几年。

当头发已经开始结霜的年岁,他距离厂报主编的位置只差那么一哆嗦的时候,厂里出台了新规定:年满四十岁,第一学历不到大专的,一律不再有资格参评副处级领导职位,这就给李翔的后半生画上了一个充满遗憾的省略号……

他坐在刚刚捂热乎不久的独立的椅子上,看着刚刚经自己的勤劳双手装饰一新的办公室,喜悦还挂在脸上,可噩耗便传来,再加上一个新规就要降临:小王说不到副处级,就没有独立办公室的待遇……

懊恼、不甘、丧气、恨,纠结在一起,化作了一股无形的抵触,爱谁谁的思想就在脑海里孕育、云雨后生出绝望的精子。

“主任,我们,来看看,您的办公室……”厂办小李的笑容那么的假,挺尴尬。

“哦哦,是要收回办公室吧?来来来,我正准备收拾呢,呵呵~~”李翔的表情尴尬程度,此时绝对是超过小李的,他尴尬的要了命。

“哦哦,不是的,是上头让我们先进行统计,主任,不着急的,真的不着急的……”这个小李是个大学生,很会摇尾巴。

“你们忙,你们忙……”说着不咸不淡的话,掏出不贵不贱的烟,李翔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很自然。

 

很快,李翔就被分到了宣教部小刘办公室,还好,就多了一个人,或者说,李翔打扰了小刘的清净,彼时,小刘还仅只是个干事。

虽然历练了好多年,但李翔的待人还算宽厚,毕竟之前他的工作和接触人的范围基本上都是远距离透过镜头仰望厂领导或者用镜头近距离特写工人兄弟,没有那么多的办公室潜规则经验,这让他吃了大亏。

“李哥,你就是我亲哥,咱俩在一块儿,那简直就是珠联璧合,哈哈哈哈哈……”酒桌上,小刘一口一个哥,把李翔叫得这个舒坦,李翔十分看好和小刘的关系,觉得这是个山东可交往的亲哥们儿,于是,袒露心扉啊,坦诚相待啊,袒露无遗啊等等诚恳得要了亲命的词儿,开始装点李翔的内心,心脏的左心房右心室被刮大白、粘地砖、安吊灯了个遍。

过度的信赖换来的,是被出卖,是被挖坑,是被一脚踹!

小刘很快,被提拔的很快,没用半年就跟他平起平坐,又用了一年,打破了那个不晋升的铁律,居然破格提拔成为主编,直接就骑在了李翔头上,当其它科室的那些脑袋窃窃私语被李翔听到,他愕然了,那些他笔下的作品,居然成了小刘的,而且,领导越来越看不上他,竟然全都是小刘的手笔,都是小刘处心积虑的作品!

一切都无法挽回,他和小刘的办公室很快又换了一个脑袋,小刘则一屁股坐进了主编办公室,那个李翔觊觎了很久的位置……

风突然冷飕飕的,李翔没在意,同办公室的那个脑袋则很自然地将窗子又开的大了些,那个脑袋很烦烟味儿。

缓过神来的李翔,瞅了瞅那个脑袋,发现那个脑袋用很鄙夷的眼神看向他,被发现后马上转脸微笑,表演有些浮夸,不过,是个好演员。

李翔走出门,在走廊吸烟处点燃了一根烟,看着来来往往挺忙的人流,熟识的人跟他礼貌性点个头,不熟识的就那么擦肩而过,他看了看手机,很无聊地看向窗外。

此时,快高过他这个楼层的杨树树尖尖上本季最后一片黄叶子刚好随风飘落,一时间,李翔看着那渐行渐远的叶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片叶子咋瞅咋感觉像他,一个不重要的叶子,爱飘哪儿是哪儿,生命的终结也就不过如此。

很多天之后,李翔戒烟了,办公室那个脑袋成了和他无话不谈的人,他们共同分享那个脑袋的心酸和李翔的无关痛痒,那个脑袋的表情冲向李翔的时候,绝没有了那种鄙夷,不过,那种鄙夷却在李翔的心底扎了根,正在发芽……

万物,从来都不是一时一刻萧瑟的,当然,办公室阴谋也不是一时一刻就酝酿、发酵、腐烂、变质的……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吴畏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