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猷阁直学士王序的故事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徽猷阁直学士王序

(上)

 

胡宗杰

 

宋哲宗元祐八年(1094)九月,垂帘听政的高太后去世,当了九年傀儡皇帝的宋哲宗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他一亲政,就改元为绍圣。这时高太后重用的保守派元老司马光、文彦博已死去多年。朝中当权的是范纯仁和吕大防等人,哲宗也像他们收拾改革派人士那样,将他们贬官降职到岭南地区;又将王安石变法时期的干将章惇蔡卞、黄履和张商英等人,从岭南地区调回京城,委以重任。新旧党争,从司马光和王安石开始。王安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制定的利国利民的新法,在司马光重新当政时予以彻底否定。宋哲宗亲政之后,又将司马光等人执行的旧法,全盘推翻。新旧两党执政之人,丝毫不顾是否有利国家人民,只认是否是新党旧党之人。相互争斗瞎折腾的结果,最终将国家气数耗尽,导致北宋的灭亡。

就在哲宗亲政这个时期,皇上后宫以向太后最为尊贵,而哲宗的生母朱德妃由于是宫女身份晋升为妃,尚未尊为太后。朱德妃对向太后也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哲宗皇帝对母亲,对向太后也是礼敬有加。向太后守寡多年,想到远在四川荣德县的姑姑向夫人也和自己一个样,丈夫早年死去。36岁正当盛年就成了寡妇。自己的丈夫神宗皇帝也是37岁就离开了自己。那时她自己也只有39岁。同病相怜,只有相同经历的人,才更能体会到个中艰辛!

姑姑的儿子已长大成人,且学问已成,名声在外。于是奏明皇上,让吏部安排姑姑的儿子出来为朝廷效力。吏部通过地方官等渠道考核认为,王庠最适合选拔的条件。王庠却极力推辞,让同父异母的哥哥王廱和弟弟王序接受朝廷的安排。王廱被任命为梓州路学政;王序恩补承务郎,调任果州(今南充市)司法参军。

 

初涉仕途

 

果州是当年父亲任过通判官职的地方。王序初来乍到,还是想勤勤恳恳地做一点儿事情。一天,正在衙门当值,接到青石县秀云镇黄家村一村民夏荣光的申述状。他看完之后,立即升堂,传讯了夏荣光。

三通鼓罢,21岁的王序,戴着长长帽翅的宋代官帽,穿着崭新的宋代官衣,端坐在书案前。师爷坐在旁边准备笔录。如遇什么不妥之事时也好及时提醒。八个衙役手拿刑杖排列两边。夏荣光来到堂前跪下磕头,衙役们一边将刑杖捣地作声,一边齐声吆喝:

“威——武——!”

意在提醒告状的人,或提审的嫌犯要老老实实,交待问题。不得偷奸耍滑,避实就轻!否则,刑杖侍候。夏荣光磕头如捣蒜。王序一拍惊堂木,厉声问道:

“堂下跪着何人,哪里人氏,姓甚名谁,有何冤屈,给老爷一一道来!”

“青天大老爷啊,你可要给小民作主啊!小民名叫夏荣光,是青石县秀云镇黄家村人氏。十年前,小民向同村村民黄山菊买了两间房子。当时价值30贯铜钱。还请了我们本地的里正黄大江和她两个叔爷黄明灿、黄明辉一起吃了顿饭。饭后签订了协议。当事人一一盖了手印。十年之后,房价上涨了2倍多。我将原买的旧房拆了,搬到不远的地方重新修建几间土墙房子。拆房子的时候,黄山菊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可当我们的新房建成之后,还剩下一大堆木料放在阶檐下边。黄山菊见了眼红,不服气,又加上受了一些人的挑拨。于是在一天早上,请了十几个人来抢我们堆放的木料。理由是她当年卖房时父母已经去世,她是孤女,年纪还小,只有14岁,不懂事,卖便宜了。

抢木料时,我们当然不依,双方发生争执。但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家里只有三个人。他们一些人将我们拉住,一些人将木料扛走。我嫂子气愤不过,挣脱黄山菊拉她的双手,转身拿起一根挑水用的扁担勾,扬手给黄山菊抡去。扁担没有砸着她,但扬起的扁担勾在她头上啄了一块皮,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他们的人很快将我嫂子的双手拉住。黄山菊脱下脚上的鞋子,照着我嫂子头上脸上没头没脑地乱打。我嫂子双手无法遮挡,只能将头偏过来,偏过去地躲避。我嫂子当时也被打得鼻青脸肿,鼻血长流。他们抢完木料之后,扬长而去!

事后我们找里正评理,但里正知道黄山菊有个堂兄黄明才在县里当司法主管,加上我们是外来户,不是本地人。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反而劝我们忍口气,补她的钱!我们不服,上诉到县里。哪知黄山菊反而恶人先告状,告我们当年欺她年幼无知,买了她的便宜,要求重先按照当今的市场行情作价。告我们打伤了她,要求赔偿她的医药费,以及半年时间医治疗养的误工费。

开堂那天,黄山菊的堂兄黄明才对我们的理由不闻不问,叫我们拿买房契约来。我们拿不出,他说我们无凭无据,私自拆毁别人的房屋。就算你能拿出凭据,别人当年也属于年幼无知,也不能作数。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再补偿她60贯铜钱;医药费误工费赔偿她15贯铜钱!青天大老爷,这75贯铜钱,小民十年也赔不起!这是小民当年买房时的契约,这是我们回家后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出来的。青天大老爷,你一定要给小民作主啊!”

说罢,夏荣光从怀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发黄的纸张。近旁的衙役赶忙接过来递给王老爷。接着夏荣光又在地上砰砰砰地给王序磕头,额头也磕出血来了。王序连忙制止住他道:

“你不要再磕头了,你先回去等候消息。老爷马上下去调查一番。调查清楚后会给你一个交代。”

第二天,王序带着两个随从到青石县秀云镇黄家村去调查。来到青石县,王序也是倍感亲切,这是父亲当年作过县大老爷的地方。自己一定要秉公断案,不然对不起父亲在天之灵。

经过几天的调查,王序回去派人将青石县的司法主管黄明才,秀云镇黄家村里正黄大江和被告黄山菊以及她两个叔爷黄明灿、黄明辉等一干人,传到了果州司法参军衙门,擂鼓升堂。衙役们呼喝已毕,王序一拍惊堂木,“叭——”地一声,大声喝道:

“黄山菊,你把你出卖房屋,如何反悔,如何带人去抢木料的经过从实讲来!”

“老爷,小民冤枉啊!夏荣光无凭无据,私自带人拆我的房屋。我带人是拿回自己的财产,怎能说是去抢啊!”

“你看清楚,这是你当年卖房时的契约。你和你两个叔爷,以及你们地方的里正都盖有印章和手印。你认为这么多年了,别人拿不出凭据,就可以翻脸不认了么?”

“老爷,就算他有凭据,我当年只有14岁,年幼无知,他们也应当属于欺诈行为,不能作数的。”

“就算你当年年幼无知,你两个叔爷五六十岁了该不是年幼无知了吧?你当地的里正不属于年幼无知了吧?况且你14岁也多少懂得些人情世故,市场行情,不是那三岁孩童,一无所知了吧?”

“对头,老爷,当年卖房子时我们都是见证人。那时的物价只能值30贯铜钱。”黄山菊的五叔黄明灿说。

“她带人去抢木料时,我们都骂过她,怎么能出尔反尔翻脸不认账了呢?世间上有你这样不讲信用的人么?”黄山菊的六叔黄明辉也赶忙出来作证。

“黄山菊看见别人拆了她的房子去修了几间大瓦房,还剩了一大堆木料,心里不平衡。再加上这几年房价不断的上涨,认为别人的一纸契约,十年了,早就毁掉了。于是平地生出妖蛾子,仗着自己的堂兄在县上当司法主管,翻脸不认账,先是想抢一些木料回去,后来就想干脆不认账,拿回自己的房产。”里正黄大江也站出来主持公道。

“黄明才主管,你说说你当时是如何判案的呢!”

“王老爷,小人糊涂,再加上夏荣光当时没有拿出买房的契约。小人认为黄山菊当年14岁年幼无知也情有可原。”

“你接到案情去当地调查过没有?”

“小人没有。”

“你审案时是否传讯了里正和她两个叔爷呢?”

“小人没有!”

“好你个狗官,有你这样糊涂办案的么?你认为你当主管就可以向着你的堂妹徇私枉法,不管是非曲直了么?本官宣布,撤销你的司法主管职务,我立即行文通报你们县里。撤销你原来的判决。由于黄山菊带人上门抢劫在先,还用鞋底下死手扇人耳光。由此黄山菊的皮外伤不予考虑。本老爷查访了半年前给你医治创口的医生,医生讲你当时头上,只是有指头大小一块皮碰破了。一点儿皮外伤就装病半年!还把你脚上生疮,身上长癣,伤风发烧,保胎用药,以及平时炖猪蹄,炖小鸡买的补药费用统统算到别人头上。你这是明显的敲诈勒索。情节十分可恶!本老爷判决:原判夏荣光赔偿黄山菊的75贯铜钱,一个子儿也不付给,黄山菊倒赔夏荣光3贯铜钱予以惩戒,一月之内付清!到时不付清必须加倍惩处。”

“真是青天大老爷啊!真是青天大老爷啊!”

夏荣光又是磕头如捣蒜。除了黄山菊叫了几声不服以外,其他的人都表示服从判决。退堂!

王序担任果州司法参军三年,公平公正公开地纠正了几起冤案错案。当地的流氓地痞销声敛迹,民事刑事案件迅即减少。三年期满,考绩为优。朝廷宣他进京听候新的差遣。

 

这时朝廷任命吴玠担任都水使者(水利部长),他将他弟弟吴璘和王序要到他的身边,帮着他治理水患。吴玠、吴璘后来成为抗金名将。多次打败金兵,粉碎金人妄图从川北攻占四川,沿长江顺流而下,消灭南宋朝廷的企图。是和岳飞齐名的抗金将领。至今,川、陕一带有吴王庙、忠烈祠、吴公祠、名将庙等20余处。苏州的湖嘉寺也是原来的吴王庙。 可见吴玠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了。由于缺少好的文学作品的传播,所以知道他事迹的人并不多!王序能够到吴玠手下当差,也学到了许多身先士卒,雷厉风行,当机立断的优良品质。

开封处于黄河边上,河床高出城里地面2——3米,成为地上悬河,经常泛滥成灾。北宋时期的几代皇帝,都十分重视黄河的治理。宋哲宗元符元年,朝廷对黄河河堤进行大规模培修。沿河五百里之内,征调民夫10万人。每个壮年民夫每日给米2升,工钱50文;五百里之外征收治河经费,每户加收5贯铜钱。加之动用三万士兵加入。一场规模宏大的治河战斗开始了。上千里河堤全面铺开,加高加固。堤面宽11米,加高2米。过年之后就开始筹划:砍伐树木,搭建帐篷。仓储,生活,居住,沿黄河两岸一字儿排开。王序跟在吴玠、吴璘身边,骑马奔走在千里河堤之上,检查工程准备情况,确保三月初一能全线开工。根据上千年来摸索总结出来的经验:冬天,气温太低,冻土太硬,施工困难。泥土的水分,多了少了都不行。只有3到6月洪水到来之前,抓紧筑坝,修建的大坝才坚实耐用。大坝取土,必须离大坝15丈远之外,且不得挖出深坑深沟,以免大坝出现塌方垮塌现象。

开工的前一天,吴玠王序带着几个随从来到兰考县地界的黄河大堤下边的一个大帐篷里,见当地的几个里正、都长在掷骰子,猜大小赌博。方桌上铺了一张脏兮兮的白布,上面画有红、黄、黑三种颜色的圆点。白布的一个方向写着,“幺、贰、叁、肆、伍、陆”。这个方向的数字叫“独锭子”。押住了这一方的数字,以一赔十;还有一方写着“幺贰、叁肆、伍陆”的。押着了这一方的以一赔二;最后一方写的是“幺贰叁、肆伍陆”。押着了这一方的以一赔一。宝官坐在上方,旁坐副手,宝官负责摇宝,用一瓷盘,内装一颗骰子,用一特制杯子罩着,宝官摇出“宝”后,副手吆喝:“搁起!”其余三方围满押宝的人,大家押完后,副手喊声:“揭”!该吃的吃,该赔的赔,但通算起来,都为宝官所赢,大多如此。

见此情景,吴玠怒不可遏,一把将赌桌掀翻,大吼一声:

“你们搞些啥子名堂,紧工忙忙的,公然聚众赌博!哪个是负责人?”

“不知大人驾到,小人该死!小人温德栋是这里的指挥长。”

“温德栋,我看你是温得痛啊!马上开工在即,明天民工们就要入住上马,你还有闲心带着下属赌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望大人高抬贵手,赦免小人的罪过。我们一定将功赎罪,修建好黄河堤坝。”

几个赌博的里正、都长,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个劲地求情告免。

“起来吧,念你们系初犯,以后好好当差,修好河堤。如再听到你们赌博怠工的报告,新账老账一起算,绝不轻饶!”

从后来修建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工程进度还是工程质量,他们这一段都算最好的。吴玠也多次表扬过他们。

工程正式开工之后,吴玠带着吴璘和王序,吃住奔走在工地上。每到一处,他们都要示范性地参加劳动。或帮着民工推小车,或担着柳条筐担泥土,或和大家一起抬起石夯打夯筑紧泥土。民工们看见这么大的朝廷官员都来和自己一道参加劳动,干劲倍增。工程进展十分顺利。吴玠后来把他这种身先士卒的实干精神用于带兵打仗上,士卒们无不为他舍身卖命,奋勇争先,以一当十。陕南川北一带的和尚原之战,吴玠曾创造了带领数千残兵败将打败金兵数万之众的神话!

工程竣工之后,吴玠推荐提拔王序为都水承(大约相当于水利部副部长)。这也为他以后进入中央皇权,成为朝廷大员创造了条件。王序在担任都水丞期间,兴修农田水利,增设塘堰堤坝,为抗拒自然灾害,确保农业收成,起了一定的作用。当然,对家乡荣德县的水利设施,他也给予了一些专款拨付,大力扶持。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胡宗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