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女婿2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第二十一幕

(长公主大招待)

  李毅想父母是为自己大婚来京城的,自己打了公主的人,担心父母,第二天还是陪着父母坐着长公主派来的两顶八抬大轿子到了公主府。公主准备了一大桌子酒菜,酒席间一直色色的看着李毅。

  说哪天带他进宫,要让皇上给李毅个大官。李毅耿耿地说:“我不当官。”公主也不生气。

  李世忠夫妇一直“谢着”。

  李家人晚上回到客栈,李世忠夫人说:“毅儿,要不接收长公主的好意?当了官,你岳父会欢喜你的。”李毅说:“我不当官,我岳父已很欢喜我了。”李世忠心想:现在进京城好吗?听说现在皇上只听魏忠贤的。

  李世忠说:“他岳父这被罢官了,他又当官,不好。我们家本来就有爵位,当不当官都一样的。”李世忠夫人说:“我担心这个长公主还要来找我儿。”李毅说:“爹,我们明天就走吧,反正京城有的东西几乎辽东都有。”

  李家人在这的第三天一早离开了京城,也没有去拜访京城的亲友。

 

第二十二幕

(延毅辽东成婚)

  金秋时节,丰收的季节,天气不冷不热。李毅带着接亲队伍浩浩荡荡娶孙延儿回家,孙延儿的几个哥哥送亲。

  一路上看着李毅和哥哥们谈笑风生,孙延儿那个气啊!想着以后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个讨厌的丈夫呢?还是个半大小姑娘,不懂的可以逃婚嘛。

  路上停下住客栈,吃饭食,孙延儿都不给李毅好脸色。李毅给孙延儿夹菜,孙延儿也不吃。李毅说话,孙延儿全当没听见。

  哥哥们看到说:“延儿,你以后要一生一世和李毅在一起了,你不能这样对他哦。”“延儿你嫁给李毅后,就由他照顾保护你了。”“延儿你对李毅好点!”“延儿你不能老不给他好脸子,哥哥们真为你愁,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但是孙延儿就是不答理李毅。

  很快到了辽东李家,很是气派的大庄园,到处喜气泱泱。

  老程序了,拜天地之后进洞房。

  李世忠李老爷和李毅大哥李诚全家人招待着各方来的宾客,很是热闹。

  这时李二公子新房中,俩人却要闹起来了。因为孙延儿心里筹划着要收拾这个讨厌的家伙,报第一次相见,李毅看孙延儿笑话的仇。

 

第二十三幕

(延儿想到办法)

  洞房里,众人看着穿着红喜服的李毅和孙延儿喝过合卺酒等仪式离开后,李毅正想着怎么把他早已为孙延儿准备的特殊礼物“花生白银链子”给孙延儿带上。

  这时孙延儿开口说话了:“李毅,我很认真的和你说:我不想嫁给你的,是父母硬逼着嫁的!我也没办法。所以我和你说,以后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你说什么?”李毅有些没听明白。

  孙延儿又大声重复:“李毅,我很认真的和你说:我不想嫁给你的,是父母硬逼着嫁的!我也没办法。所以我和你说,以后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李毅愣愣看着孙延儿。

  孙延儿继续说:“过几天,我和我哥哥他们一起回高阳,你就说几天后跟上,你别跟去高阳了。”“你是什么意思?”“我父亲希望我留在他身边,你应该知道吧,我得回去一直在他身边陪他。”

  “我答应他了要和你一起陪他住的。”“不必了!你不用去了。”“你为什么啊?”“因为我很讨厌你。”“可是你已经嫁给我了啊。”“刚才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不想嫁的。”

  “别闹了,今天是我们的新婚第一夜”李毅说的真切。

 

第二十四幕

(延儿伤了毅心)

  孙延儿突然想到大骁,心想也许用这个办法能摆脱这个讨厌的家伙。

于是孙延儿说:“告诉你吧,我有别的男人。你就死心吧,我回高阳后,你就重新娶个女人吧。”

  “你有别的男人?”李毅狐疑地问到。“嗯,一个我很喜欢的男人”孙延儿很傲慢地说。“你很喜欢的男人?”“他也很喜欢我!”“他就算胳膊受伤了很疼很疼还是会把从树上掉下的我扶起来。而且他说了,以后想要永远接住从树上掉下的我。他还说了会一直等我”孙延儿一句接一句的说。“是真的吗?”李毅心里有点难过。

  “当然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就是见到你之前的事,就是我和我母亲去宁远的时候啊,是我母亲硬把他赶走的。”

  李毅压住火说:“你既然已经嫁给我了,把他忘了吧。”孙延儿说:“不可能,就算你非要跟着我,我以后还是要去找他的。”“你说的是真的?”李毅嘴有些发麻。“是的”孙延儿肯定的回答。

  “你说以后你是要去找他的?是真的吗?”“是的!”这时李毅脸通红,站起来,走到门口,说:“那我成全你。”这时他从怀里掏出花生白银链子扔到孙延儿身上,开门走了出去。

 

第二十五幕

(延毅达成协议)

  李毅走后,孙延儿心里那个高兴:“仇可算报了,看把他气的。”孙延儿这时看到李毅扔过来的链子,心想:“他这是什么意思?”孙延儿看链子很漂亮就带在了手腕上,看着手腕的链子孙延儿躺在新婚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有人过来叫孙延儿起床说拜祖,孙延儿洗过脸,穿好衣服。李毅进来,他挥挥手,其他人走了。李毅说:“我是来和你说,我父母家人安排我结婚的事费了很多心,而且用了大家很长时间。我刚才已经和下人们说了,我昨晚是在这个屋休息的,天亮时候才出去,让她们叫你起床的。希望你见到我父母家人什么也别说。就安你说的,我同意你回高阳。”“好。”孙延儿答应了。

  说话间,李毅看见孙延儿带着自己给她买的“花生白银链子。”

  孙延儿跟着李毅和李家人拜祠堂、给李家高堂都见礼,陪着吃酒席。

  礼都做完后已是一天了,孙延儿回屋收拾包袱,准备这几天再和哥哥们回高阳。

 

第二十六幕

(哥哥们都走了)

  天都黑了,孙延儿想:“要不去找找哥哥们吧,看哪天走。”找下人寻问哥哥们在哪里,下人说:“今天一早,亲家少爷们就走了啊。”孙延儿头都晕了:“哥哥们怎么不和自己说声呢?”孙延儿是个有些笨但也有智慧的女子。问到:“你家二少爷呢?”“在书房。”“带我去。”

  李毅正在书房里看书。孙延儿进来就喊:“你知道我哥哥们走了吗?”“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和我说一声?”“我让他们给你说一声再走,他们说,不用说了,新婚还没拜过祠堂,不好见娘家人的。”“那我怎么回高阳?”“等几天,我送你回去。”孙延儿气乎乎走了。李毅继续看起书来。

  早上孙延儿被李毅叫起来去给李家高堂见个礼,然后倒是一天没什么事了。饭菜都是李毅陪着在他们自己的院子里吃。好象李家人并不知道孙延儿和李毅有什么问题。

  孙延儿问李毅:“什么时候送我回高阳?”李毅说:“为了安抚父母家人,请延儿您帮忙,多等几天。

 

第二十七幕

(毅又不温柔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东北秋冬天气外面常极冷,孙延儿只有不是在屋里睡觉就是在屋里转圈,想想李家为准备婚娶的事是劳师动众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催李毅。

  吃饭见面时,李毅和孙延儿谁也不说话。吃完饭李毅就回书房去,孙延儿就继续在屋里转圈然后睡自己的觉。

  这天上午给李毅父母请过安后,李毅和李毅哥哥说着李庄对外的商货什么事。孙延儿就自己先回到她和李毅的院子,这天天很暖她就在院里转起圈来。看见一棵大树上有一个树枝从围墙伸到院外,孙延儿想看看院外是什么样子,于是爬上树。

  站在树枝上能看到远处街上的行人,这时孙延儿突然有一个念头:“从这里逃跑吧。”“你在上面干吗?”孙延儿听到李毅的声音一惊,掉了下来。

  李毅赶紧上前双手接住把孙延儿抱在了怀里。两人四目相看,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呼吸,身体上的热度……。一分半钟对视后,李毅一阵慌乱,突然放开双手把孙延儿给摔在了树下干叶堆上。

  “你干吗?干吗放手?”本以为李毅是手滑了。没想到李毅说:“我想起来,你说过你从树上掉下来有个人会来扶你起来,你等会他,我先走了”说完扬长而去。孙延儿气的一轱辘爬起来,然后无奈地拍拍衣裙。

 

第二十八幕

(肥肉没腻死他)

晚间吃饭,桌子上放着几个素菜,就一盘红烧肉,孙延儿看着红烧肉很想吃。孙延儿刚要夹,李毅迅速夹起放进自己嘴里,孙延儿又刚要夹,李毅迅速夹起又放进自己嘴里,一会一盘红烧肉都让李毅一个人吃完了。

看着他们吃饭的下人们有在笑。李毅快速吃完饭,走了出去。孙延儿自语道:“肥肉会不会腻死他?”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一桌子荤菜,肉啊,鱼啊,鸡啊等,只有一个素菜。李毅对孙延儿说:“中午多吃些荤菜,晚上多吃些素菜,这样对身体好。”还给孙延儿夹一大块鱼肉,说到:“吃鱼,人会变聪明的。”孙延儿听着感觉不对,但也想不出来。

  晚饭后李毅说:“你不能每天老睡觉了,明天早上起来陪我一起练剑。看过父母后,中午吃过饭,你睡会,下午陪我在书房里看看书,晚上再好好睡。”“练剑我不喜欢!看书我也不喜欢!”孙延儿想让李毅生气!“那你喜欢什么?是上树吗?”李毅很懂她嘛,孙延儿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第二天一早李毅来叫孙延儿起床,孙延儿就是赖着不起床,李毅也不好意思硬拉她起床,只好独自练剑去了。

  练完剑李毅来叫孙延儿起来准备一起去给父母请安。这一早上,孙延儿没睡高兴,很是生气,对李毅大叫起来:“我反正是要走的,你别练我了好吗?给你爹娘说,我不愿意每天给他们请安,就这个理由休掉我!我也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回高阳。”李毅没说话走了。

 

第二十九幕

(延儿等待休书)

  这一天,中午吃饭时,下人们送来饭菜,孙延儿自己吃的,李毅没来陪。

晚饭时也不见李毅出现。

  孙延儿心想:“这个家伙是写一天休书吗?肯定在编我烈女100篇吧。”

  这时听见李毅书房那边好象有动静,孙延儿从睡房里出来到书房,见李毅喝得醉熏熏地趴桌子边用壶在喝水。

  “喂,李毅,休书呢?给我,我明天真得走了。”“你去哪?”

  “回家呀!”

  “回家?”

  “这里是哪?”

  “这里是你家呀。”

  “我要回我家。”

  “屁!我告诉你孙延儿,你是我的妻子,我家

  就是你家,好,想在哪里过日子都可以,就是你别想离开我,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说着李毅放下水壶,起身过来抱住孙延儿就是几口,孙延儿把李毅推开就跑。

  孙延儿跑进屋,赶紧把门反锁上,怕醉鬼跟上来,还好李毅在书房倒在地上了没起来,因为喝太多了,睡过去了。

 

第三十幕

(毅怕娘怪延儿)

  尚午过了,不见李毅来烦。孙延儿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准备李毅来了,不行武斗。

  这时李毅的母亲和下人们来了,因为今天早上俩

个人都没去给长辈请安。

  “昨天早上,毅儿自己来请安,说你不舒服所以没去,我就急着说要来看你。可毅儿说他想让你多睡会没叫你,呵呵,呵呵,今天俩人怎么都睡过了,娘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这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李毅母亲拉起孙延儿手关心的问着。“咦,毅儿呢?”“娘。”李毅出现了,脸和嘴色很白。

  李母说:“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李毅说:“她夜里不给我被子盖,我有点受凉了。”下人们都笑了。李母说:“你这是去哪了?”李毅说:“刚才去东池了。”

  李母说:“快躺下。”吩咐人弄药。让孙延儿照顾好自己的丈夫,然后走了。

 

第三十一幕

(李毅干嘛骗人)

  李母一走,孙延儿就说:“明明你是喝酒喝的,怎么说我不给你被子盖?”“你给你夫君被子盖了吗?”孙延儿说:“李毅,你今天给我把休书写了,我不陪你玩了。”

  李毅说:“延儿,我现在真的不舒服,你让我睡会,我们以后再说。”

  “李毅你这个浑人,昨晚装醉欺负我,今天又推,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休书?”

  李毅躺在床上不答理孙延儿,孙延儿很生气,过去要把李毅拉下床。可是感觉他不对劲,脸色白的吓人。孙延儿用手一摸他的额头真的很烫,赶紧给李毅盖上被子,有人送来汤药孙延儿给李毅吃了。

  李毅一下躺了好几天,把孙延儿吓着了,看着个那么高大的人倒下不和自己逗气了,还挺不适应的。

  李毅醒来问下人:“二少夫人呢?”“她在外面。”“她在外面干吗?”“散步吧”说着下人端来药让李毅喝。李毅说:“去给二少夫人说,二少爷不喝药,让她进来。”

  这时在院里转圈的孙延儿让下人叫进了屋,“你不喝药?”“你夫君病了,你不守着,你在外面做什么?”“在屋里看着你睡觉,我就老困,所以出去转转,你为什么不喝药,快喝了吧。”“你希望我好起来吗?”“当然,你好起来,写了休书,好让我回高阳啊。”李毅有些生气,也不想再说什么,自己拿了药喝了。

 

第三十二幕

(公婆生延儿气)

  李毅身体好起来,去和父母说:想陪孙延儿回高阳,孙延儿不习惯住这里,自己也答应过岳父去他那里住住。李世忠夫妇说:婚前和孙承宗说好了,新婚第一年在李家住,要不外人会笑话的。因为还在新婚,所以也不用李毅去帮李毅哥哥打理庄园的事。叫李毅别什么都顺着自己媳妇。

  他们看出这个儿媳妇对他们的儿子不好,而且这个儿媳妇什么都不爱干,好象懒的自己倒了都不愿意扶起来。李毅心想:爹娘真是聪明啊,延儿就是这样一点不假。可是我为什么喜欢这么一个主呢?愁死人了!

  李毅想:应该和延儿好好谈谈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父母不喜欢延儿了怎么办,自己希望孙延儿能得到大家的肯定。因为李毅真的很爱孙延儿!爱就想让她成为天下最优秀的女子!可是每次自己想说话,孙延儿都懒得理他的样子,也让他着实难过。

  李毅上街市买了秀布,花线,知道自己拿回去直接给孙延儿她肯定不做或学。所以李毅叫来府里下人中聪明手巧的英英姑娘告诉她在二少夫人面前秀花,英英一下就明白李二少爷的用心。

 

第三十三幕

(秀花针是棒槌)

  这个下午,李毅在书房看书。孙延儿睡觉睡的头皮疼就起来,看见英英在他们房子里秀花,有些奇怪,一般李毅都不让下人进他们的房子的,不想有人打扰延儿睡觉。“今天是怎么了?”

  孙延儿说:“你在这秀?你屋里人多?”“啊!二少夫人,我是在等您起来。我看您每天一个人也不愿意和二少爷说话,我想您以后和我说说话什么的可好?您自己嫁到这边一个人是很孤单吧。”孙延儿想想好象是这样。“我看看你秀的是什么?”孙延儿从英英手里拿过她秀的“黄鹂鸟”“哟,好漂亮嘛。”

  “二少夫人,您和我一起来秀好吗?”“我没秀过,娘和师傅都没教过我。”“这么,您看看和我一起来。”孙延儿不好意思拒绝热情的英英,英英给了她另一副秀花用的全套,是李毅为孙延儿准备的。

  孙延儿跟着做起来,可是不一会,几个手指个个扎些眼,可把她疼的,英英见都出血了,给她挨个手指包上布,说:“以后慢慢来吧。”

  晚上吃饭时,李毅看见孙延儿几个手指头都包着布,问:“这是怎么了?”“针扎的”孙延儿淡淡的说。李毅有些心疼的问到“针怎么扎的?”“秀花来着”孙延儿还是淡淡的说。李毅想哭,说:“秀花的女人们手指都会被扎成这样吗?”英英赶紧说:“刚开始学,都会给扎的。”“一会给二少夫人手上些药,”李毅发愁的说。

 

第三十四幕

(他真是霸道啊)

  晚饭后,英英要给孙延儿手上药。孙延儿说:“不用,等睡觉前我自己弄,我的药好。”看李毅眼睛直直盯着孙延儿,屋里的人就都走了。

  李毅想想对孙延儿说到:“我和爹娘说了,陪你回高阳,爹娘说,岳父同意咱俩在辽东住一年后再回高阳的,所以咱俩再在这住一阵子吧,我这时不时去帮哥哥做些事还是要好点。你就象今天自己也找点事做,要不怎么打发时间是不?不过秀花时别再扎到手了。”

  孙延儿说:“你给我个休书不就不用想着陪我回高阳了嘛,我心在远方,在这里什么也不想做,我自己都觉得我快废了!”

  李毅吃惊说到:“原来你不是懒?只是心在远方啊?”“嗯那!”孙延儿骄傲的点点头学着辽人说话。

  李毅正着脸说:“孙延儿,我今天没喝酒,你听我说:我第一次看见一个能把自己给扣在椅子下你个笨姑娘时,我就爱上你了。不管在哪里过活,你永远得在我身边!我不许你离开我!就这么定了。”

  李毅可能大胆表白不好意思了,他说完走了出去。孙延儿听着有些不明白,看李毅出去了,她愣了一会起身去找药不再让手指疼。

 

第三十五幕

(嫂子也是金人)

  这表白之后,李毅白天都去和李诚一起忙些事情了。孙延儿在屋里跟着英英学秀花,孙延儿不笨,没两天,不怎么扎手了,秀得还挺漂亮。

  这天延儿和英英正秀着花,屋里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小四方脸,圆圆大眼睛,皮肤有点黑,是个大号码的美人,和延儿婆婆是一个系列的,要年轻些。

  孙延儿正想着:这大号码美人是谁?

  英英站起身喊到:“大少夫人。”“大少夫人?是谁?”孙延儿琢磨着。

  进来的女人自我介绍:“弟妹你进门以来成天就知和弟弟在你们屋里,也不怎么出你们院子,连大嫂都不认识是吧?”哦,李毅他们好象介绍过,但一起吃饭时周围都是人,没说过话。孙延儿想起来,这孙延儿心里天天想着要离开李家,还真没把李家人谁是谁放心上。

  “您有什么事吗?”孙延儿心想是不李母让她来的,站起身。“看见弟弟和你哥去了庄外,想来看看弟妹,弟弟不在,嫂子来陪陪你。”“哦,谢谢嫂子。我不用人陪的。”“是啊,弟妹只要弟弟陪,可是今天不是弟弟和你哥出去了嘛。”

  孙延儿心想:“我也不用讨厌的家伙他陪。”大嫂很热情说了很多话:如:哪里不习惯都和大嫂说,想要什么都和大嫂说,吃的,用的什么大嫂有的都可以是弟妹的,还有就当大嫂是亲姐姐,说完走了。孙延儿见人走了,就说一句:“她怎么长那么大啊?”英英说:“因为大少夫人是金人。”

 

第三十六幕

(上树休息休息)

  这天孙延儿秀花秀累了,给英英说:“你先秀着,我到院里转转。”孙延儿走到树枝向外发的树下,看看周围没有人,上了树。坐在树上看外面,眺望远山相连景色真是不错。

  孙延儿自个想:辽东的街市上皮货多,山货多。站在这树上能看到卖那些东西的,都变特小了哟,因为这离辽东城里还很远,真是小的看不见呢。

  李家庄园周围是些山石和林子,周边的有两条路分东来西往吧,是李家庄自己进出庄的路,一里的样子,有个亭子。孙延儿想:那个亭子是休息的,来时,好象就是在那里休息了一会,才进庄子的。

  这时,站到路口上离李庄不远处,有个穿深色衣服带着深色斗笠的人,站起来,看向孙延儿,久久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孙延儿,但孙延儿没看见那个人。那个人手边牵匹马,马背上放着包袱,看了一会,那人从包袱里拿出吃的边看向孙延儿,边吃着。

  “延儿,你是怎么上去的?快下来。”不知什么时候李母来了,在下面轻声说着,老太太不敢高声,怕把孙延儿吓着,摔下来。孙延儿赶紧下来。下来后,李母说:“以后不要上那么高,多吓人啊。你上去干什么?啊?”孙延儿说:“上去休息休息。”李母看看孙延儿不再说话走了。

 

第三十七幕

(李母大骂李毅)

  傍晚,李毅和李诚从外面回来,有人过来说:“二少爷,老夫人让你回来后,先去她那里。”李毅答:“好。”李诚问:“没要我去吗?”来人答:“没有。”李诚点点头回自己院去了,李毅自己去了父母院。

  李毅一进院门,李母就是一个茶杯飞了出来,吓李毅一跳。紧走进屋问:“娘,这是怎么了?”“你给我李家娶的什么媳妇啊?啊?我问你?”“怎么了啊,娘。”李毅有点急,估计孙延儿有事。

  “天下哪有上树休息休息的?还是女子!怎么我李家地方小吗?非上树坐着。从来不是太恭敬我,我也不说什么了,她总是心不在这的要到什么时候?李毅,我今天和你讲,你再不管教你媳妇早晚让你后悔!”“娘啊,你今天看见她在树上了?”

  “啊!问她上去做什么?她说:上去休息休息。一下给我气坏了,人家女儿,我能说什么?可是是你李毅的女人,你得教她规矩!看着孙家也是大户人家,怎么有这么个女儿?她母亲是习武,我瞅着也是个知书答理的人,她这女儿是怎么回事?听说她是在庙里长大的,真不应该啊!……。”

 

第三十八幕

(以后不许上树)

  李毅这时听着看着母亲发脾气心里那个气:孙延儿,你今晚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嗯,我得成打老婆的人了!

  “李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常常睡书房,说怎么回事?”李母问道。

  “没有啊,哦,只是有个把次看书在书房睡着了吧”李毅心虚说话时。

  李母说:“李毅,你给我交待!我可什么都知道!”

  李毅说:“娘,你不了解延儿,她不是我们看到的那种女子,得用心去了解她才行。”

  李母最后说:“这样吧,娘给你娶偏房,把她逼回孙家去,我不想和她生气了。也不想要我的老儿子受委屈了。”

  李毅赶紧说:“娘,我只要孙延儿一个人,我不娶别人。”

  李母有些吃惊状。

  天黑了,能听见李母骂人声,隔着院子声音却很大。

  有人过来给孙延儿报:“老夫人把今天刚回庄的二少爷叫去现在正在大发脾气。”“为什么?”英英问。“好象因为二少夫人上树”来人说。孙延儿一听出房门准备找李母理论:自己上树骂李毅做什么?

  这时李毅回来了对底下人说:“去把那棵树,移个地方,别在那墙边了,移园子中间。”

  李毅进屋脸上也没有不高兴,吩咐吃晚饭。

  孙延儿眼睛盯着李毅什么也没问,叫吃饭就乖乖吃饭。

  吃完饭,李毅要回书房时对孙延儿声音不大不小但有点严厉说:“以后不许上树!”走了。

 

第三十九幕

(延给毅显成绩)

  隔天晚上,李毅回来,孙延儿高兴地把自己秀成的一副得到英英肯定了的:白布底面,四边秀了粉线,一只红嘴黄身的小鸟站在两片绿树叶枝头上的手帕拿给李毅说:“你看看,喜欢不?送给你。好看不?”

  “好看”李毅很高兴,第一次收到孙延儿给他的礼物,这也是孙延儿很久以来没有这么温柔可爱在他面前说话。

  吃过晚饭,李毅久久不愿离开他们睡屋外间的堂屋,时不时拿出孙延儿手帕看看。

到该休息时,孙延儿看李毅还一直不去书房,问到:“你不去睡觉了吗?”

  “今晚我想睡这里。”“那不行,上次你病了几天,占了床,我可是在椅子上睡的,腰疼几天呢。”

  孙延儿想脱衣服,看李毅不动,只好坐在梳妆台前看起了她的那些饰品,孙延儿母亲是个不爱打扮的女人,也教的孙延儿从小就很朴素,孙延儿这嫁人了,孙延儿娘家给陪嫁了些、李毅家给些的饰品。

 

第四十幕

(毅太想要延儿)

  李毅出去一会,又进来,孙延儿还在看饰品,李毅过来从后面环抱住孙延儿说:“延儿,我太想要你了,都想要好久了,今晚你给我吧,”边说着边亲吻着孙延儿脖子和脸。

  孙延儿身上一阵麻,站起来推开李毅,“你这个浑人,走开了。”“延儿,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是浑人了?我要要你,”说着李毅再次把孙延儿抱在怀里亲。孙延儿再次推开他,“你忘记了,我有别的男人。”

  李毅僵住:“延儿你说什么?”“我喜欢别的男人,你别碰我。”

  “你说的那个男人是真的吗?他在哪?”“问题就是他的身份很让人头痛,他是金人。可是你大哥都能娶金人,我为什么不能喜欢金人是吧?”“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吗?”“是啊。”孙延儿傲气的回答。

  李毅点点头脸色发青一句话不再说地去了书房。

  李毅走后,孙延儿觉得有点对不起李毅,也有点觉得对不起大骁,自己并不喜欢大骁干吗老拉他出来气李毅呢。孙延儿躺在床上,回味着李毅的拥抱和亲吻,拿被子把自己全盖住。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杨旸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