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诡影

◆热烈庆祝张贤春老师的《鸡往后刨》、贾光华老师的《轻轻走过》、语泉老师的《紫巷》、张青山老师的《西边太阳东边月》等新书即将正式出版发行! ◆征稿‖2023•全国青年作家文学大赛开始征稿,欢迎签约作家和文学会员参赛! ◆申请成为签约作家或文学会员,请添加微信:511015075; ◆咨询图书出版,请添加微信:2416378191

荒村诡影

《作者—天道痞子》

 

位于龙城市某县城有一个小山村,名叫谛仙村。在这个村庄发生了许多耸人听闻的灵异事件,其中让所有人不敢听、不敢说、不敢传,三咸其口的就是发生在谛仙村的仙戮事件。

2000年初,谛仙村发生了一件大事。

张婶:老王,老王不好了,你们家采石场发生塌方了,好几个人没出来,快去!你快去看看。

王长贵:你说什么?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张婶:二蛋放炮(放炮的意思是炸药炸山)的时候没喊人就点了,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炸了。

那个年代的采石场,都是用自制炸药。炸药是用木材屑跟硝铵按照一定的比例在大铁锅里炒制出来的,引爆的时候需要用导火线。

王长贵:完了,完了

张婶:老王,你,你别坐着了,快去看看吧

王长贵:对!对!去看看,我去看看。

王长贵:不对,我不能去,村民死了。我,我会被其他人打死的。

张婶:那怎么办,要不你收拾收拾赶紧跑路

于此同时,村内的一间阴暗民房内,传来一段对话。

村主任:这次看他王长贵怎么办,一下死这么多人足够他喝一壶了。

书记:老张,那二蛋是你安排的?

村主任:是我,我只是给他1000块,他就答应了。

书记:老张,这个事做的有点过了

村主任:高书记,不这样我们怎么能把这个矿山掌握在两委手中?你知道的,那矿山可是很肥的。我们能给村里做多少事?

两人又密谈了许久,随后二人走到一处暗门前。村主任推开暗门,只见一间略大的房间内空空荡荡,只有在房子中间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物件儿,由红色的布盖着。

随着村主任揭开红布,一股阴邪之气瞬间充斥这整间房屋。只见那是一个人形雕塑,雕塑脖颈上顶着一颗黄鼠狼的脑袋。脑袋上一对眼冒着幽幽的绿芒,口一张一段话仿佛自九幽之处传来。

黄鼠狼:尔等此次唤本神所谓何事?

村主任:拜见黄大仙,这次我们村两委想将那王长贵的矿山划归到两委名下,到时候我们将为大仙请一处大戏,以为大仙排忧解闷。

黄鼠狼:嗯!安心去做,本神自当护佑尔等。

村主任:多谢大仙,恭祝大仙早日位列仙班。

就这样,两委用阴谋手段得到了矿山的开采权,只是一直过去数年,当初那村主任承诺给黄大仙的戏一直也未曾兑现。终于有一天那黄大仙忍无可忍,一阵阴风过后消失在那个房间之中。

就在第二天,村里发生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有一名村民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家中,死状及其恐怖。全身上下的一道道的伤痕,看不出是什么伤,好像是什么动物的爪子挠的、撕咬的,那充满惊恐的眼球凸出眼眶耷拉在脸上。

相隔不到一个月,又以为村民死在了家中,与上一位的死状几乎一模一样。此时整个村子都处于一片阴霾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深深的疲累与惊恐。

张婶:看看,这是第二个了,这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已经有两个了。

大柱:谁说不是呢,这死的都是30多岁的,太吓人了,死的太惨了。

李大哥:这算什么,我昨晚起夜的时候,听着外面街道上敲锣打鼓的,我还想着大半夜的谁家办喜事。于是打开门往外一看,差点吓死我。

张婶: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李大哥:我看到了,纸人娶亲。

张婶:什么纸人娶亲?

李大哥:最前面有六个红色的纸人,有的吹唢呐、有的吹笙、有的吹竽,还有打鼓的。接下来是一个骑着白色纸马的纸人,穿着红色的衣服。后边还跟着八抬大轿,轿中坐着一个披着红盖头的新娘。

大柱:你也看到了?

李大哥:什么叫也?难道你。。。

大柱:我是在上一个人死的前一天,看到了纸人出殡。

张婶:纸人出殡,难道也跟真实的出殡一样?

大柱:一模一样,有抗摇钱树的、有抬纸宅的、有撒纸钱的,甚至还有孝子手中拎着哭丧棒,主要是那十六个纸人抬着的棺材。那棺材是平的,就像一个平板,有一个纸人躺在那平板上,无论抬棺材的人怎么摇晃都不会掉下来。

接下来的大半年村子里没有再死人,仿佛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村民门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而那些邪门的事情在这大半年里也没有再发生。大家逐渐相信了那两人的死亡或许只是个意外。因为村两委对外就是这么说的。

可是好景不长,又过了大概3个月左右,村子里再次有人死了,还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死状还是一样的凄惨。

李大哥:我昨晚又看到可怕的是了,又是一群纸人抬着空棺材敲敲打打的从我家过去了,一路向上。最后看了一眼好像就停在他们家围墙外,没想到今天就。。。

张婶:这次怎么是空棺材?难带是来接他的?

李大哥:它们走的时候又从我家路过,我看见棺材上躺了人。跟今天死的这个人一模一样,当时吓的喊了一声。有一个纸人回头看了我一眼。

张婶:你看到了什么?

李大哥:看到!看到!看到那纸人没有五官,眼睛处两团绿色的火苗,没有鼻子,嘴巴上只有一个缝,笑起来没有牙齿,里面空空的。

张婶:笑?

李大哥:嗯!笑,它对着我笑。

三日后村名C病了,一病不起。奇怪的是白天病怏怏的起身都难,不吃不喝。一到晚上,越来越精神,尤其是午夜的钟声一过整个人仿佛年轻了20岁,原本五十来岁的年纪活脱脱的像个30左右的年轻人,最重要的是天亮回不来,总需要家人去找。每次都在村庄对面的山坳中躺着。

大柱:听说了吗?李大哥昨晚又跑了,儿女都没看住。

张婶:我也听说了,他儿子跟女人昨晚一直陪着他看着他,谁知凌晨2点一过,二人居然同时睡着了,就那么坐着睡着了。早上醒来发现李大哥不见了,二人出去一看,果然在那个山坳中睡着。

大柱:哎!也是可怜人啊,对了,我听说王长贵一家回来了。

张婶:回来了?

大柱:嗯!听说是王长贵的老婆病了,回来养病。

张婶:回来就好,他们一家才是可怜人啊

大柱:嘘!别让村主任听见了,他还假惺惺的拎着东西去看王长贵呢!

张婶:虚伪,老狐狸

转场

张婶:老王,你们怎么回来了,村里这几年不安生啊,能躲还是多出去吧。如果实在没办法就让孩子们躲出去,别跟村里留着了。村子里所有的年轻人都躲走了,去亲戚家的去亲戚家,打工的打工反正都出去了。

王长贵:嗯!我都听说了,等会我就把他们都赶回去。

王长贵安顿好老婆后就吧儿女们都撵走了,这老院子里就剩下了王长贵老两口。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家里就出事了。当晚王长贵两口子正在睡觉,到半夜的时候紧闭门窗的屋里突然出现一团黑影。那黑影二话不说就冲王长贵老婆去了。

那黑影将王长贵的老婆拎起而后砸在地上,她想反抗奈何身体完全不听指挥,自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连动动手指头都成为了奢望。整个屋里只有砰砰咚咚的声音,她连喊叫都做不到。

 

第二天一早,王长贵醒来没有发现老婆的身影,屋里找了、院里找了、街上也找了,就是没找到。无奈之下再次返回家中,只是进屋后突然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老婆在地上。

她整个人被团在木头椅子的四条木头腿子里,只有头露在外面。

 

王长贵:“桂琴,桂琴”

听到呼唤的桂琴悠悠醒转。

桂琴:老头子,快把我弄出来,我出不来

王长贵:我!我弄不开啊,桂琴你在等下,我去拿锯子

桂琴:呜呜,老头子你快点,我疼

经过接近半个小时漫长的等待,王长贵才将那椅子的两条腿锯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心痛无比,眼中流下了泪水。

王长贵:桂琴,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去到椅子里?

桂琴:我,我也不知道。老头子,给孩子们打电话,我不要在这里住了,不住了,不住了

王长贵:你想住也不行,这些伤足够你在医院住两个月了。

邻居开车将桂琴送到医院后,经过检查。桂琴身上多处骨折,撕裂及抓伤几十处,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王长贵的大儿子王喜,看到母亲的伤情愤恨不已,街上买了把菜刀便会了老院。

王喜:妈的,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出来。

王喜:有种你来找我,欺负老太太算什么本事

王喜:老子今晚进住这,等着你,有种你来啊!

凌晨两点,一道黑影向着王长贵老院急速靠近,眨眼间便已经抵达。王喜平静的等着,片刻后自王喜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黑影:年轻人,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

只见那王喜眼神迷离向着黑影一步步靠近,仿佛完全不觉危险,直到靠近到不到两米的距离,王喜才说道

王喜:我看你像猪

黑影一愣,顿时向着猪变化,就在黑影变化之际。王喜手起刀落一刀斩在那黑影身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黑影彻底愤怒了,这个人类居然伤了它。

黑影:人类,你会为你的愚蠢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王喜:王八蛋,你伤我母亲,伤我村名。搞的我们村不得安宁,你才会付出代价。

一人一影聊天结束,随后黑影对王喜展开了虐杀。整个院子、整个村子了充斥着王喜的惨叫声,声声不绝。待到众人发现是,王喜早已气绝身亡。

张婶:王喜死了,昨晚那惨叫声听得我汗毛直竖,一整晚都没落下去。

大柱:嗯!我去看了,那东西挖了他的眼珠、切了他的鼻子跟舌头。全身都骨头都碎了,跟一摊泥一样瘫在地上,太惨了。

张婶:不是说那东西不伤年轻人吗?这王喜才30来岁啊。

大柱:听说王喜昨天因为他妈妈的事情,骂了一整天那东西,可能是激怒那东西了吧。

张婶:太可怕了,不行,这村子不能住了,我要搬走,搬远远的。

次日上午,张婶与大柱再次相遇,两人接下来的对话更加惊世骇俗。

大柱:听说了吗?王长贵的老婆,昨天在县里医院也被那东西弄死了。

张婶:真的假的?

大柱:真的,听说跟王喜的死状一样,也是全省的骨头都被弄碎了,跟肉泥似得。

张婶:不行,不行,立刻搬家,立刻马上

跟张婶想法一样的村民不在少数,几乎整个村子所有人都在搬迁或者准备搬迁。村主任看到这个情况,实在没办法再装聋作哑下去了,于是在广播站喊了起来

村主任(广播):村民门注意了!村民们注意了!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已经请来青龙观的观主来作法,去除邪祟。他今晚就来,一定会把那东西处理掉的。

村主任(广播):村民门注意了!村民们注意了!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已经请来青龙观的观主来作法,去除邪祟。他今晚就来,一定会把那东西处理掉的。

听到村主任的广播,村民们稍稍安心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当天就搬离了村庄。就在当天晚上,一名身穿道袍白发、白眉、白须仙风道骨的老道,步行走入村庄。

随后老道起坛做法,等待着那邪祟的到来。只见老道盘坐了法坛之后,口中念着道家清心决

老道: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清新治本,直道谋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见一团黑影幽幽的来到那法坛之前

黑影:老道士,念你修行不易,本神不想伤你姓名,速速离去。

老道:大仙,无论有多大仇怨,这个村子已经还够了,还请大仙高抬贵手,给这些村民留条生路。再说这么杀戮下去,于你修行无益。

黑影:老道士,本神本已计划离去。可昨天那人辱骂本神、毁我道行,还伤了本神神体。本神要这村子鸡犬不留。

老道:那贫道只好作法与你拼杀一番了

黑影:老道,你道行还浅,不是本神对手。切莫自误

老道!贫道自知不敌大仙,不过若是拼着这身修为也未曾不能将你留下

黑影:老道,你这是何苦呢

老道:大仙,贫道再问一次,大仙可愿离去

老道士说完这句话,瞬间须发皆飞。双手掐诀、口念咒语、脚踏地面,赫然正是请神之术。片刻后一道白光自天而降落入老道头顶百会穴。而后老道全身鼓动衣袍五分自动。

黑影:老道士,你当真要迫本神斩杀于你!

随后一人一影战在一起,这一打足足过去好几个小时,直到天蒙蒙亮,鸡鸣之声传来方才接近尾声。

黑影:老道士,你的大限来了,本神先走了,给你留点时间安排后事。

说完这句话黑影应声而散,场中只剩老道士一人。随着黑影离去老道士一口鲜血喷浆而出,鼓起的身体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急速干瘪下来,最后晕了过去。

直到过去半天老道士才幽幽醒来,将那村主任叫到窗前,轻声安顿

老道:安排村民们都搬走吧,那黄皮子不会善罢甘休的。

村主任:好

老道:照着这个单子准备东西,我临死前布一法阵。将那黄皮子困在这荒村中,让它无法再出去害人。

村主任:好

一下午的时间,村中的男女老少都搬走了,走了个干干净净。最后村主任扶着油尽灯枯的老道士在村中的各个进出口及角落,将老道士安排置办的物件安置妥当。最终老道士于村子中央磨盘上盘膝坐化,而村子也从此成为了荒村,自此在无人居住。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天道痞子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