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竹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彩虹

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到来了。龙川一带的亿万亩稻田里,人们正开犁插秧。两季田里的油菜籽已经收割,漠漠田畴急需放水浇灌。龙峰水库里,所有的工程都已全部竣工。今天主坝剪彩,开闸放水。自发涌来的乡亲们达好几百人。芮明和余芳带着他们的女儿姗姗来了。文兴邦,武卫国来了。吴为和秀花也早已吃过喜糖,喜滋滋地赶来了。史利民鬼眨眼儿表兄弟来了。石小龙,石小豹,王喜石,汪二娃,黄三嫂等人都得到消息赶来了。

上午九点,水库上方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团团云气。芮明在石老师傅和石小虎、杨思权的坟墓前高举酒杯,朗声祝告:

“石老师傅,小虎、思权同志,你们用鲜血和生命浇筑起来的巍巍大坝已大功告成,今天,将开始造福于人民,为春耕生产效力了。你们的功绩,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的。从今以后,沸腾的工地将会冷清下来,你们三人将长留此地与水库为伴了。可以告慰你们的是,我们全区从此将摆脱旱魔的桎捁,百分之九十的稻田都能自流灌溉。每当丰收的时候,人民是会记起你们来的。没有你们和乡亲们的流血流汗以致牺牲生命,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旱涝保收。安息吧,石老师傅,小虎、思权同志。你们即将看到,我们拦截起来的清清库水,将流进我们数百万亩田地里。”

芮明祝毕,在三人坟墓前各倒了一杯酒。鞭炮响起,大家肃立默哀。良久,芮明带着大家下山,来到放水管前。秀花和杨幺妹将结了一朵大红花的红绸带牵起来。芮明拿起剪刀将红绸剪断。又一挂鞭炮在山谷间炸响。史利民将起闭机的电闸一合,闸门徐徐升起,一股清泉喷涌而出,直射消滤池的中部。库水很快淹没了放水管口。只见消滤池中银花千朵,跳掷腾挪。闸门才开到三分之一,水渠已容纳不下,四处横流。史利民赶快关上电闸,不再往上开启。人们欢呼起来:

“啊,啊——!啊,啊——!”

有的人跟着水头撵,不少的人蹲在水渠边洗手玩水。也有的人捧起清清渠水喝一口品尝味道。忽然,王喜石指着天空大叫起来:

“看!彩虹!彩虹!”

汪老二随即也指着天上,惊喜地叫了起来。大家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水库上方,迷蒙的云气之上,一道彩虹,绚丽多彩!

“那是通往天堂的桥,孙悟空大闹天空的时候,就是从彩虹桥上过去的。”鬼眨眼儿牛三也插了一句。

“不,那道彩虹一会儿就会消失,我们这儿才是实实在在永不消失的彩虹!彩虹!”吴为站在弯弯的弧形大坝上,用脚尖点击着大坝的坝体上说。

“不,真正通往天堂的彩虹在这儿。”芮明拍着文兴邦,武卫国,吴为,史利民等年青人的肩膀说,“你们这批下乡回乡的知识青年,才是通往社会主义现代化这座天堂的彩虹。你们这批青年人中藏龙卧虎,大有人在,但许多地方还没有把你们发掘出来,利用起来。我们好些基层领导权还掌握在一些不学无术,没有脑子,只会看上司眼色行事的人手里。这样的现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芮明这段话,连他也没有想到,十多年后,这批下乡回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大批人,将担负起国家各级政府,各个行业,各个部门的领导和技术精英的重任。更没有想到这批人将带领着大家,将龙川以及全国各地,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广大人民过上了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爸爸,爸爸!我和文哥哥,武哥哥,吴大哥他们的录取通知书寄来了!”芮丰民手中高举着四封信,兴高采烈地跑来。

“啊!什么学校啊?”人们惊喜地涌向前去。

“文哥哥是南川大学水电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武哥哥是西南农学院水稻系,吴大哥是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我是西南交通学院电子信息工程系。”

“好啊!这是我们区十几年来的第一批大学生,是我们国家地区未来建设的希望。希望你们努力学习,练好本领,将来更好地报效祖国人民。”

史利民不无羡慕地夸耀着说。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大家围观传看着这些从没有看到过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全都激动不已。这是改革招生制度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是山村里飞出来的金凤凰。秀花死死地拽着吴为的胳膊,好像生怕别人跟她抢走了似的。

“秀才,中了,中了!”王喜石说。

“重了,轻了哩!他们几个为了高考,加班加点,起早贪黑地写啊,背啊,算啊的。一个个变得青脸寡神的,至少轻了好几斤,还重了哩?”秀花假意不解地说。

“走,坐船去!”芮明也高兴得像孩子一样地跳起来叫道。

“好啊——!”三十多个人欢呼着涌进了一只铁壳敞篷货船里。机器响起来了,船头剪开碧波,船尾翻滚起银浪,向上游驶去。一圈圈涟漪向两岸扩散。船上岸上的人们都在欢呼雀跃,招手致意。

芮明,史利民,文兴邦,武卫国,吴为等人站立在船头上。机船欢叫着加快了速度。两岸青山,倒影如墨。波光云影,俨然若画。放眼望去,松柏青青,油菜金黄。翠竹阴浓,桃红李白。好一派大好春光!

“舟摇摇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吴为高声念道。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文兴邦也不甘示弱,朗声应对。

“酸秀才们,侃啥子文啊,丰民,起个音唱支歌吧!”芮明这时也来了兴致吩咐道。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上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歌声袅袅,不绝如缕。大家尽情地唱着,仿佛全都年青了好多岁,变成了少年儿童。美妙的歌声,山鸣谷应。引来了岸边劳作的村姑阿婆们惊异的目光。惊起了成群的野鸭扑簌簌地冲向云天。

荡舟归来,吴为诗兴大发,来到指挥部里展纸挥毫,题词一首曰《水调歌头.春游龙峰水库》:

“朝离龙峰镇,午至库区边。万顷碧波如镜,船破水中天。两岸青山叠翠,一派琉璃眩目,机舰似梭钻。野鹜群惊起,翔舞在山间。

笑声脆,歌声亮,嗓音甜。喜招满堂英俊,游兴似神仙。此日同舟共济,明朝鹏程万里,等闲去复还。四化同心结,千峰众志攀。”

“好!史老师把它刻在石碑上,以记今日之胜会。”芮明吩咐道。

告别了,人们仍一步三回头地不停的眺望。天上的彩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山谷里这道人工建造的汉白玉般的彩虹却永远地矗立在两山之间。无数通往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彩虹还需要人们去勘察,发现,培养,利用,建造。这个时候的到来已为期不远!

 

 

本文由 青年作家网 作者:胡宗杰 发表,其版权均为 作者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青年作家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胡宗杰

发表评论